•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亚洲之鹰罗开系列 > 怪头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洪保一挥手:“当然应该作如此理解!神话故事继续说,土人正在惶恐之极的时候,那三位月神使者,却十分友善,只是他们的容颜十分怪,所以人们仍然十分害怕,月神使者的五官,甚至可以在脸上自行移动,他们的头,可以转到背后去看东西!”

      罗开直了直身了:“这倒正是你所设想的了!”

      洪保道:“可不是,我那朋友听到这里,也觉得奇妙无匹,可是再听下去,更加奇妙!那三个月神使者在他们出现之后,四处走动,行动如飞,快捷无比,逗留了好几天,并不享用土人供给他们的最好的食物和最美丽的少女。到他们临走的时候,他们告诉土人,他们来过,并且已在一个山洞的洞壁上,留下他们的画像——这就是那山洞中有璧刻的由来,壁刻是这三个人自己刻上去的?!?br />
      罗开皱着眉听着,喃喃地道:“又一种不同形体的外星人!”

      洪保问:“你说甚么?”

      罗开苦笑了一下:“没有甚么,我只是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些事!”

      洪保继续道:“我们在听了当地十几个部落大同小异的传说之后,再回到那山洞中,去研究那幅画,首先发现,洞壁的岩石是典型的花岗岩,十分坚硬,没有适当的工具,不能刻出画来,而壁刻的线条,都十分平整,深浅如一,显然是一种先进机械所留下来的。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发现了一行文字,你看这里!”

      他指着图片,在三个人像下面,有着一组看来像是简单图形组成的一行,当然,若要说它是一种文字,也无不可,但看起来更像是没有意义的组合。

      罗开疑惑:“文字?你能懂外星文字?”

      洪保道:“当然不懂,但是你看这种结构、形式,难道不是一种文字吗?而西非洲的土人,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文字的!”

      罗开道:“的确极其奇妙,这一行图纹,是不是文字,还待证明,但是一切都奇妙之极了!嗯,你对这个骷髅为何会出现,有没有概念?”

      洪保睁大了眼睛,瞪着罗开:“这正是我要问你的问题,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罗开苦笑了一下,如实地把他如何在湖边遇上了那独脚人的经过,讲了一遍,洪保伯爵忙道:“我立刻托人去找他,他手头可能还不止一个!我想,外星人也有生命尽头的,可能是其中几个,死在地球上,骷髅就留了下来,偶然被人发现,所以才被保存起来的?!?br />
      罗开想了一想,除了这个设想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他站了起来:“我还有事,要告辞了,谢谢你告诉我那么有趣的事?!?br />
      洪保连声道:“哪里,哪里,我应该感谢你才是,那笔钱,我现在就加倍还给你!”

      罗开笑道:“不必了,你一定会将这个怪头颅还原的,是不是?”

      洪保道:“当然,我立刻开始!”

      罗开道:“还原之后,照样送我一个模型,我就很高兴了!想想看,把一个外星人的头,拿来作摆设,这多么有趣!”

      洪保感激莫名地搓着手,连说:“一定,一定!”

      他郑而重之,将那骷髅放进了木盒,捧着,送罗开到了门口,像是怕那骷髅会逃走一样。罗开绝未想到,一件看来完全是偶然发生的事,在偶然又偶然的机缘下,竟会变得这样有趣!

      当他驾着车回去之际,由于他不以为那骷髅和他将要进行的事有任何关连,所以他也不再去想它,只是在想:如何推辞黛娜的邀请,他根本不想去见黛娜的上司,那位水银将军,他要尽快赶到中亚细亚去!

      他将车子停在门口,才来到门前,门就打了开来,他跨进门去之后,就闻到了一阵幽香,散布在整幢屋子中,当他抬头向上看去时,看到了黛娜。黛娜正站在楼梯上面,身上披着薄如蝉翼的睡袍,看起来,像是她整个美妙动人的胴体,笼罩在一层轻雾之下一样。

      罗开又吸了一口气,反手关上了门,黛娜向下走来,他向上走去,两人在楼梯的中间相遇,黛娜伸手扶住了楼梯的扶手,上身微微向后仰着,声音甜腻得化不开:“亲爱的,你去了真久!”

      罗开喃喃地道:“真是太久了!”

      这样地活色生香,使他由衷地感到,自己真的离开得太久了。

      他一面说着话,就一面轻轻抬起了黛娜修长晶莹的右腿,黛娜的身子不由自主颤动了一下,她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甚么事,所以身子向左侧,把重心倚靠在楼梯的扶手上。罗开在这时候,想起了卡娅刚才对他说那种近乎“讨饶”的话,眼前的黛娜是不会对任何动作感到惊怕的,她能享受任何狂暴!

      当她的娇躯颤抖着,扭动着的时候,罗开和她,又一次进入了爆炸的境地,然后,他们互相拥着,就从铺着厚地毯的楼梯上,滚了下来,摊在地上,除了喘息之外,甚么也不做。

      过了好一会,黛娜才慢慢撑起身子来,咬着下唇,满足的欢愉,使她看来更是容颜焕发,艳光照人,她转动着碧绿的眼珠:“鹰,我们会有一个客人要来!”

      罗开把自己的脸颊,在她挺耸的胸脯上轻揉着:“有客人?那是典型的不速之客,我不欢迎!”

      黛娜叹了一声:“我也不欢迎,可是他一定要来,我也无法拒绝!”

      罗开一听得她这样说,坐直了身子,望着大门:“水银将军?”

      黛娜点了点头,罗开大是不满:“这太过分了——”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