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亚洲之鹰罗开系列 > 怪头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虽然每一个人,都无可避免地要死亡,但是死亡在这样清醒的情形下,用那种不可抗拒的步伐,伴随着深沉的痛苦,在一步一步迅速地逼近,这种滋味,实在是令人难以忍受的。

      卡娅得不到回答,静了一会,忽然哼起一个调子十分优美的小调来,一面哼,一面还用俄文轻轻唱着,罗开听得出歌词是说一只受了伤的小鸟,在草丛中拼命扑着翅膀想飞起来但是又飞不起的情形,曲调和词意,都十分伤感。罗开轻拍着她的身子,和着调子的节拍,他忽然感到,自己一生之中,似乎从来也未曾有过类似的平静的时刻,这时,在这样的情景之下,在无可避免的死亡阴影笼罩之下、反倒有了这种平静的时刻,那真是异数了。

      卡娅哼完了一遍,坐起身来,她才一坐起来,就低呼了一声:“看,时间大神!”

      罗开也看到了,在这样的漆黑之中,不论在哪一个方向,只要有一点点光芒发出来,都可以使人感觉得到的!罗开一转头,就看到了那一团暗蓝色的光芒。

      那团光芒距离他们,大约有十公尺,光芒十分黯淡,看起来只是朦朦胧胧的一团,但是还是在变幻着,如同一团流动的,发出微光的云。

      那自然就是“时间大神”!和他能发出夺目的,如同太阳一样,令人不敢逼视的眩目光辉时,自然不大相同,但那一定是“时间大神”!

      看到了那团暗蓝光芒,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罗开也不禁感到了一阵快意。他知道,虽然难以将之彻底消灭,但是他一定连最后的作恶能力都丧失了!

      不过,罗开还是立即低声道:“小心提防,别让她再有机会进占你的脑部!”

      卡娅答应了一声,又道:“你看,他在变,他想改变形状!”

      是的,那团暗蓝色的光芒,在出现之后不久,就在变化着,看起来十分缓慢,像是一只巨大的变形虫一样,本来是圆形的一团,变得渐渐在拉长。

      这时,罗开也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那团光芒,是紧贴在石壁上的,当他渐渐变形之际,就像是贴在石壁上的一个影子一样。

      当他终于变成了一个圆柱形之后,在他的两旁,又变得伸出了两枝较细的圆柱形体来。

      §第二十五章 愿意做永远的女奴

      这种无声的变化,在缓缓地进行着,简直是诡异之极,看得人遍体生寒!

      当两个细小的圆柱体,伸出了不到一公尺之后,在圆柱体的顶端,变得扁圆,然后又伸出了长短不一的五根更细的圆柱体。

      卡娅又低声呼道:“天!一双手!他在把自己变成一双手的形状!”

      罗开屏住了气息,那团变形的暗蓝色的光团,发出十分微弱的光芒,但也是可以令得罗开在黑暗之中,看到一点模糊的影子,他扬起自己的手来,的确,光团是在努力变出一双手的形状来。

      罗开在开始的时候,还不知道“时间大神”把自己的形体变成一双手是甚么意思,但是他随即就明白了!当暗蓝色的光团,完全成了人的一双手的形状之后,他看到手指部分弯曲着,动作着,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一双“手”,正在进行聋哑人所使用的“手语”!而且一连重复了三次。聋哑人所使用的“手语”,罗开并不陌生,他看得出,那双手是在说:“请利用那箱子中的机件!”

      罗开和卡娅一看,立时不由自主,双手互握了一下,卡娅接着问:“你能听到我们的声音?那箱子有甚么可利用之处?”

      那双手又做出了一句手语:“现在我们处在同一个处境之中,必须同心协力合作?!?br />
      卡娅立即答应着:“是!是!”

      罗开的反应,不像卡娅那样直接,他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想不到你的能力现在是这样弱,大神先生!”

      当罗开这句话才一出口之际,那双“手”的光亮度,陡然加强,但是那只不过是极短时间的事,立时,又恢复了那种暗蓝色。然后,他又打出了手语:“你的话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的,我再弱,时间对我不发生作用,我可以无限制生存下去,而你们,至多十天,就非丧失性命不可了!”

      罗开闷哼一声:“有时候,死亡并不可怕,无穷无尽,毫无希望的囚禁,比死亡更可怕!”

      暗蓝色的光芒闪动着,手语也在继续:“由于我根本不知道甚么是死亡,所以无从比较,你的话,起不到恐吓我的作用!”

      罗开还想说甚么,可是这时,卡娅轻轻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袖,在他的耳际,用极低的声音道:“鹰,我不想死,不要令我死!”

      卡娅的声音虽然十分细微,但是还是可以听得出,她声音之中,充满了恐惧,也充满了哀怨,同时,也充满了对罗开可以拯救她的希望和依托!

      这实在是任何人无可拒绝的哀求,何况,还和罗开自己的生和死有关,卡姬和他的处境是一样的,卡娅要是非死不可,他也没有生还的机会!

      不过,罗开仍然怀疑,那皮箱子中的仪器是不是能令自己脱困!他又吸了一口气:“好,我们不必再争论了,你的意思是,利用这箱子中的仪器,我们都可以离开这个密封的空间?!?br />
      手语的答复简单而肯定:“是!”

      罗开沉吟了一下,卡娅在这时候,又哀求道:“鹰,我不要做伟人——不要——死——让他——也和我们一起脱困好了!”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