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亚洲之鹰罗开系列 > 火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向下看去,一座一座的高峰,绵延不绝,罗开口唇掀动。这些山峰,他一个个可以叫出名字来,在他的心目中,那一座座屹立了亿万年,也被厚厚的白雪覆盖了亿万年的山峰,就像是他最可靠的朋友一样。

      而在高空看下去,银光闪闪,在某些角度看去,甚至闪发出令人目眩的光芒的,像带子一样的冰川,自古以来在缓缓地移动,移动的力量,足以吞噬世上的一切,那是最不可测的敌人!

      飞机这时,正在一条大冰川的上空,飞行高度,降低到了一万公尺。

      罗开知道那条大冰川的名字是尼东育巴冰川,那也就是说,离珠乌峰已不远了。

      他背上了降落伞,走近机舱的门,高达回过头来向他笑了一下:“现在改变主意,几小时之后,就可以躺在南印美女的怀抱中!”

      罗开耸了耸肩,笑看高达:“人各有志!”

      高达笑道:“你甚至不带食物,我不知道你有绝食的本领?!?br />
      罗开摇头:“不是绝食,在高山上,我会尽可能不进食,真正到了体能无法支持时,我可以随意找到维持生命的东西进食!”

      高达纵笑了起来:“例如大量冻品之类!”

      罗开淡然笑着,要浪子高达暂时离开他身边的美女,驾机在喜马拉雅山的上空盘旋,已经是够不容易的了,和高达是朋友的话,自然不能奢望他看到了庄严巍峨的高山,奇异瑰丽的冰川之后,忽然会有出世之想的。

      高达转回头去,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飞机的高度又降低了些,珠乌峰就在眼前了。

      在珠乌峰的上空,盘旋了三转之后,罗开打开了舱门——在这种情形下,就是为什么需要一个驾驶技术极高超的驾驶员的原因。

      飞机离着陆点之间的距离是一千公尺——这样的高度,受过一个月训练的人就可以安全着陆,但决不是落在一个亘古以来满是冰雪的山峰之上!

      山峰顶上,哪里是可供着陆的?哪里是脚踏上去,就会引起雪崩的——一无所知!

      山顶上的气流如何,什么时候张开降落伞最合适?本来平稳的气流,是不是会因为飞机的低飞而引起变化?飞机在人跃出了机舱之后,用什么样的速度离开,才能使影响减到最低?

      这一切问题,不但要靠跳伞人本身的判断,至少也有一半,系于驾驶者的身上!

      高达无疑,是合乎最高要求的驾驶者!

      所以,这个故事的第二个情景,应该是高空之上,蓝天白云,下面,山峰连绵,冰川闪耀,一架小型飞机的舱门打开,背负着必要设备的罗开,一跃而出,小型飞机立时以极其优美的姿势,机身倾斜成三十度角,像是在天际飘浮的一朵白云一样,飘了开去,对气流的干扰,减少到了最低的程度,使罗开完全可根据到手的气象资料,向准峰顶落下去。

      罗开向着迅速远离的飞机挥了挥手,这虽然看不到,但是相信高达一定也在机舱之中向他挥手。

      他向下看,山峰挺立光削,那是不知多少年来,岩石和各种强风斗争的结果,他选择的时间十分恰当,视野良好,风势平稳,使他能按照计划,向着山峰上,一个看来可以落脚处落下去。

      在距离山峰只有两百公尺时,他拉开了降落伞,一切都很顺利,当他屈着身子,距离山顶的积雪愈来愈近之际,他放松全身肌肉,双脚伸出。

      当他双脚碰到积雪时,一大片积雪,随着轻轻的一碰,整片向下直跌了下去,那么轻柔的白雪,在向下堕落下去的时候,却发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轰隆声。

      罗开陡然吃了一惊,立时一扬手,射出了连接有强韧拉力的绳子的铁钩,铁钩劲疾射向前,射穿了积雪,钩住了一块岩石的石角,罗开的身子也在这时,随着积雪堕落,一直到绳子被拉直为止——没有这额外措施,他,亚洲之鹰,只怕会从此在世上消失了!

      绳子长二十公尺,罗开在下跌了二十公尺之后,半悬在海拔八千公尺以上的峰顶之上,他处境之奇特,只怕也是地球上唯一的一个了。

      他先向下看一下,大片堕下去的积雪,虽然带起震耳的轰隆声,但是在堕下不久之后,就完全迸散了开来,漫天飞舞,像是一场突如奇来的大雪。

      罗开松了一口气,这是最好的情形了,这种情形,不会引起雪崩——虽然他这时身在峰顶,不怕雪崩,可是雪崩可大可小,若是连锁反应一直延续,一连好几天,听那天崩地裂的雪崩声,也够骇人的了,何况他需要静思,怎能受震耳欲聋的雪崩声干扰?

      峰顶上很快静了下来,罗开拉着绳子,攀了上去,找到了山峰上背风的所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高山上的空气十分稀薄,连罗开这样——惯于在氧气稀薄的情形下生活的人,也需要一个短暂的时间来适应。

      所以他这时,呼吸绵长而细远,吸气吐气都比普通的情形慢了许多,就像是只有很少食物的人,细细咀嚼一样,很少的空气,也要慢慢呼吸。

      在背风处,漆黑的岩石,有些露在积雪之外。有一个可以容身的山凹,刚好能令他平躺下来,或是盘腿而坐,那个山凹刚好对着东方,他可以极目望去,看见唯一高过他存身之处的圣母峰。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