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亚洲之鹰罗开系列 > 火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她是一个神通极大的人,那是毫无疑问之事,而且,她有许多能干的手下,那就引伸出一个令高达十分有关连的问题来了!她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找高达来进行一桩看来相当简单的任务?

      从印度洋的小岛到这里,加勒比海,跨越了地球表面的一半!

      而且,她是凭什么而知道自己身在印度洋的一个小岛之上的?

      高达隐隐感到,这其中,他不知道的事,实在太多了,一定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在对付他,或者说,有一张极大的网,正要将他罩??!而他连对方有什么具体的目的,都不知道!

      他一面解下降落伞,一面迅速地思索着,曲如眉的动作十分熟练,立时向他作了一个手势,邀请他进船舱去。

      §七、难以置信的新鲜刺激

      高达并不按曲如眉邀请的方向走,反倒背着双手,观赏起海景来,同时,笑问曲如眉:“从印度洋到加勒比海,距离是多少?”

      曲如眉对答极快:“直线距离,大约是一万三千公里?!?br />
      高达“嗯”地一声:“真可以算是万里迢迢了!那么远的路,找我来,是为了弄出一口箱子,而显然‘你们’自己也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小姐,要我相信没有别的目的,未免不合情理吧!”

      曲如眉娇声笑了起来:“高先生,别忘了,刚才一提出来,是你一口答应的,为何忽然要追究起来了?是不是想改变主意?”

      这时,正是夕阳西下时分,海面上泛起万道金光,晚霞明丽地闪耀着各种不同的夺目色彩,风光之佳,令人心醉,可是高达心中却只是苦笑:曲如眉的厉害,不在于她身怀绝技,而在于她的聪明智慧。

      高达又回复了一副懒洋洋的神态,一面不经意地靠近她,一面道:“在我的生活辞典中,没有‘改变主意’这回事!”

      他说着,伸手去搂曲如眉的细腰,曲如眉略一摆动腰肢,就十分巧妙地避了开去,高达只是指尖略在她的腰上拂了一下。她的衣着十分单薄,而且,也当然和她这时穿着的衣服的质地无关,高达手指上所感到的,来自她肌肤上的那种滑腻和柔软,那种感觉,甚至令人心悸!

      高达不由自主,脱口叫道:“要死了!”

      曲如眉纵然聪明绝顶,可是一时之间,倒也很难知道高达这句话的意思,所以只是睁大了眼望着他。她恰好面对着一大片晚霞,霞光在她的脸上,形成了许多明暗的对比,显得她看来更加神秘,而她的眼珠中,反映出晚霞的那种流转的、绚丽的光彩,看来更是全然无可捉摸的灵动,她动人的口唇,作出了一个询问的样子来,但是高达并没有回答她什么。

      高达只是喃喃地再重复了一遍,活动着自己的手指:“要死了!”

      曲如眉可能有某种程度的了解,所以她转过了身子,背对着高远,即使只是背影,也可以看得出,她心中也有着某种程度的荡漾——普通男人或许绝难觉察到这一点,但高达是浪子,浪子的本能之一,就是对女人心中所想的是什么,要有直觉!

      高达深深吸着气,刚才,他脱口连说了两声“要死了”,是由于他的手指碰到了曲如眉的细腰之后所产生的那种感觉而发的。

      他一生之中,不知曾有多少美女,赤裸地依偎在他的怀中,任由他恣意在爱怜,都曾给他在肉体上和精神上,带来许多欢愉,可是这时,他却感到,那许多欢愉加起来,似乎还比不上刚才隔着衣服,在曲如眉的腰肢上那轻轻一拂所带来的快感和震荡!

      这实在是没有可能的事,高达为自己有这种感觉竟而气恼,所以他才不由自主,骂着自己。而当他第二次又重复的时候,他却不是脱口而出,而是觉得指尖上——曾沾过曲如眉肌肤的那种感觉,依然令他感到震撼之故!

      这时,他凝望着曲如眉的背景,竟然犹豫了一下,才向前走去,他向前走出的步子十分小心,不发出任何声音来,像是在接近什么一有异动,立时就会消失无踪的东西一样。

      当他终于来到了曲如眉的身后之际,两个人的身子,并没有任何的接触,可是,距离之近,却又可以使两人都能够感到对方体温,高达想环抱她,可是说出来绝不会有人相信,他的手和手臂,竟在微微发着抖,心中产生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怯意,竟然不能一下子就把她拥在怀中!

      也就在这时,曲如眉仰着头,向后望来。

      她的这个姿势,极其迷人,长发首先拂在高达的脸上,高达向飘拂他的这些发丝吹着气,吹开了发丝,他的气息,也自然而然,吹到了曲如眉后仰着,转过来的脸颊上。

      那是玫瑰花瓣一样的脸颊——这是一句被人用滥了的形容词,但高达在这时,确然有这样的感觉,他想到的是,一种名字叫作“天使芙蓉”的新品种玫瑰花。那种玫瑰花瓣,有着淡象牙一样的主体,和淡艳得直沁出来,醉人心魄的艳红。

      高达喃喃地念着那种玫瑰的学名,曲如眉的双眼之中,眼波横溢流动,在她明丽闪亮的眸子之中,蕴藏着千言万语,不必有任何声音,胜过用任何声音来表达!

      高达双手扬了起来,可是还未曾环抱住她,就听到她发出了一下低叹声。

      由于他们之间的距离是这么接近,她在叹息之时,高达的鼻端,就飘进一阵异样的芳香。

      那种令人陶醉的气息,令得高达自然而然,微闭上眼睛,再深深吸气,可是,沁香是难以捕捉的,就像曲如眉整个人一样,就在那一剎间,曲如眉的身子,在俗人的感觉上,轻盈得就像一片洁白的羽毛一样,在空气中飘了出来。

      高达的双臂,还维持着环抱而未合拢的姿势,他并没有用视线去追踪曲如眉,只是望着自己未能环抱住美人儿的双手,现出十分怅惘的笑容来。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