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原振侠传奇 > 催命情圣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九


      本来,他以为事情会演变为巫术世界的大斗法,已经够复杂的了,却做梦也想不到,其间竟然还牵涉了外星人在内——中了巫术,变成了白痴的,竟然是外星人!

      原振侠一说完,他就问:“玛仙施巫术的经过情形,你是不是知道?”

      原振侠苦笑:“她说,对我说了我也不懂,她只是用一个古怪的尖刺,要了我的一些血。她说,施展这种巫术,必须要对方的血,但对方的体内有我的血,所以我的血,也可以作施术之用?!?br />
      原振侠的话,在普通人听来,像是十分复杂,但是古托是巫术的大行家,自然一听就明白。他先是发出了“啊”地一声,然后,如释重负地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原振侠望着他:“你来找我,就是要了解这些?”

      古托笑了一下,他的神情,比来的时候,轻松了不知多少:“也是说来话长!”

      于是,他便把全世界的巫师如何都接到了通知,可以得到丰厚无比的报酬,只要能令一个由于巫术变得白痴的人,恢复正常的事告诉原振侠。

      原振侠一听,就知道那是黄绢的作为。

      接着,古托把一切可能发生的事,都详细向原振侠解释了一遍。

      原振侠立即明白何以古托松一口气的原因了,他问:“玛仙所施的巫术,是无法破解的三种之一?”

      古托用力一挥手:“是三种之中,最无法破解之一种。这种巫术,叫作‘血魇法’,取得一个人的血液,经过复杂的巫术处理,再把血液放回那个人的体内,使那人的一切脑部活动都停顿——”

      古托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面色有剎那之间的剧变。原振侠忙问:“有甚么不对?”

      古托深深吸了一口气:“这种巫术,对施术者来说,也极其危险。不过玛仙艺高人胆大,自然不会怕冒险——她忠实执行你的意愿,因为只有这个方法,最最彻底,无可破解。当然个个巫师都知道这一点,只要我一宣布,就不会再有巫师接受征召,巫术世界的大斗法和大分裂,自然也不会发生了!”

      原振侠呆了片刻——在那片刻之间,他隐约地想到了一些甚么,可是却又全然无法具体地捕捉。他只是下意识地感觉到,事情十分严重。

      他迟疑了一下,问:“施术者会有危险,会有甚么样的危险?”

      古托的神情变得十分严肃:“在巫术处理对方鲜血的过程之中,有一个程序,是把施术者自己的鲜血,混入对方的鲜血之中!”

      对巫术并无了解的原振侠听了,莫名其妙:“那又会有甚么危险?”

      古托道:“这样做法,表示施术者全心全意,破釜沉舟,非达到目的不可。如果万一,对方也精通巫术,事先有了防范,那么,施术者非但不能令对方变成白痴,反倒受对方力量的克制,自己变成白痴!”

      古托说得十分认真,原振侠听了,也不禁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战!

      他这才知道,玛仙做了多么危险的事,而玛仙的这种冒险,也是为了达成他的意愿!

      虽说玛仙艺高人胆大,李固也未必通晓巫术——李固是神通广大的外星人,又焉知他所获得的地球数据之中,没有巫术部分在内?

      又或许李固的脑部活动能力,大大强于地球人,那么,玛仙用了“血魇法”,就会反过来害自己!

      而她为了能最有效地达到目的,竟然不惜以身犯险!

      原振侠惘然片刻,才问:“这种巫术,是绝对无法破解的了?”

      古托笑:“不能说绝对,但确然无法破解——要是有甚么人能破解,令得那个白化星人恢复原状,那么,玛仙就会变成白痴!血魇法一施,施术者和对方的命运,就一正一反?!?br />
      原振侠不由自主吞了一口口水,心头泛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惧之感,脸上变色。古托吃了一惊:“原,你不舒服?”

      原振侠用力挥着手,喝了一大口酒,才道:“我忽然有一股不祥之兆,那令得我——全身发软,冷汗直流!”

      古托皱着眉:“为了甚么?”

      原振侠苦笑:“我要是知道就好了?!?br />
      他说着,急速地来回走动着,忽然停了下来,望住古托:“玛仙在回来之后,十分相信李固和黄绢之间,存在着真正的爱情?!?br />
      古托眉心打结:“你究竟想到了甚么?”

      原振侠苦笑:“我说不上来!我说不上来!”

      他口说“说不上来”,可是声音发颤,显然他心中的不祥之兆更甚,那种感觉,使他感到了恐惧。古托盯了他半晌,原振侠仍然说不出话来,过了三、四分钟,他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种感觉过去了!”

      他的神态比刚才好得多,可是仍然有相当不安的情绪。

      古托伸手在他的肩头上拍了拍:“原,少胡思乱想。我把这件事向巫术世界宣布,黄绢的征召,就不会再发生任何作用!”

      原振侠一听,忽然捕捉到了令自己产生恐惧的原因。他一伸手,抓住了古托的手臂,声音十分紧张:“世界如此之大,巫术世界如此不可测,要是居然有人能破了玛仙的‘血魇法’,那岂不是——”

      他没有说完,古托已笑了起来:“我看不会有这种情形,连她自己想破解,都未必能够!”

      原振侠又神情疑惑地望了古托一会,直到古托再三保证,没有人可以破解玛仙所施的巫术,他才算放心了一些,但仍然惴惴不安。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