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原振侠传奇 > 催命情圣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七


      女声追问:“我说得不对?”

      原振侠叹了一声:“很对,可是我不同意这样的进步方式。我还是希望在进化的过程中,使快乐增加,痛苦减少,这才理想!”

      女声笑:“好像宇宙之中,还没有任何一个星体上的高级生物,能做到这一点的——地球人能做到?”

      原振侠又呆了一回,再叹了一声:“不知道!”

      女声又静了片刻,原振侠望着荧光幕上的那人影,忽然问:“你已经没有了形体,为甚么我看到的,还是一个人影?而且还是一个女子的身影?”

      女声像是呆了一呆:“是吗?”接着,她又道:“那是你的脑部活动造成的印象,我借助这个装置中的发声系统,发出你可以听到的声音,同时,可能也影响了其中的显像系统。但如果你不是想象我是一个人,荧光幕上不会现出人影来?!?br />
      原振侠一时之间,弄不明白,他双手摆动着,盯着荧光幕:“我听到了女人的声音,想象中应该是一个女人,所以荧光幕上,才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

      女声迟疑了片刻:“不是荧光幕上出现人影,是你感到荧光幕上有人影!”

      原振侠指着自己的头:“我不认为我的脑部活动,能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力量!”

      女声道:“你当然不能,但现在情形不同,现在,我在这个装置之中!”

      原振侠一扬眉:“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我可以把你想象成任何样子?”

      女声像是觉得十分有趣:“你想我是甚么样子?”

      原振侠吸了一口气,自己问自己:“我想看到一个甚么样的女人?”

      他等着,荧光幕上的人影,急速地闪动,忽然变成了一团杂乱无章的线条。那组线条,变化万端,忽然之间,像是组成了一个脸谱,令原振侠自己也不禁吓了一大跳,那竟然是海棠的一张俏脸!然而,一闪就过去了,又是乱成一团的闪动线条,再接着,又闪出了黄绢的脸,玛仙的脸,又是海棠的脸,杂乱地交替着。

      女声在问:“你的脑活动在加强,你在荧光幕上看到了甚么?”

      原振侠苦笑:“甚么也没看到,也甚么都看到了!”

      女声对于这句“地球话”,显然不是十分了解,然而原振侠自己,却十分清楚——在荧光幕上出现的情景,正是他杂乱无章思绪的真实反映!

      原振侠陡地一挺身子,用力摇着头,荧光幕上又回复了一个凝立的人影。那女声继续传出:“异性在你的生命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原振侠沉声道:“异性在每一个地球人的生命之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br />
      女声又有点迟疑:“可是有相当强烈的地球上的观念,是要完全抹掉性别的差异,和摒弃异性之间的任何接触的,那又是怎么一回事?”

      原振侠乍一听,陡然想笑:哪会有这样的观念?可是他一张口,还没有笑出声来,就陡然倒吸了一口气——确然有这种观念存在,也可称强烈。

      佛教的观念,六根清净,自然包括摒弃男女大欲在内!那种观念,和人的天性相违,但为甚么在地球上可以普遍存在?是不是那是生命进化中,一个必然经过的过程,贯彻了这种观念,人类才能向高级生命形式进展?还是这种观念,根本来自另一个星体,灌输给地球人的目的,是想地球人的生命形式得到改变?

      剎那之间,原振侠的思绪极乱。他走过去,大大地喝了一口酒,十分自然地问:“你生前是一个女人?”

      这句话出了口,他才觉得自己说得不对,对方根本没有死,而且永远脱离了死亡,怎能用“生前”这样的词语呢?可是,对方又根本没有了身体,那么,生和死,又有甚么分别呢?

      他忙于纠正自己的话,而且,把自己的想法,喃喃地说了出来。那女声笑了起来:“确然已经没有了生和死的分别,当然也没有男和女的分别,你怎么会这样问?我原来的身体是怎么样的,我也根本不记得了,谁会记得早已抛弃了的东西?”

      原振侠指着电视:“可是你发出来的声音,却是十分动听的女人声音?!?br />
      那女声“哈”地一声:“是吗?可能那是偶然吧。我恰好用了这个音波的频率,那是可以随便改变的!”

      就在那两句话中,声音就改变了五、六种之多,忽男忽女,忽然十分高亢尖锐,又忽然十分低沉苍老,叫人听得诡异莫名。原振侠这才知道,自己自始至终都误会了,误会自然是由于他对于没有形体的生命,实在太不了解而来的。

      他双手乱?。骸氨鹪俑谋淦德柿?,就——维持原来的——那听来很好听!”

      女声回复娇甜:“真不明白,声音的目的,是被听到,还有甚么好听难听之分?”

      原振侠本来想说“当然有”,可是继而一想,自己和对方在生命形式上,有着如此显著的不同,能有如今这样的沟通,已经很不错了,再作进一步的解释,只怕会越说越胡涂!

      所以,他没有出声,把紊乱的思绪清理了一下,才道:“你现在还收得到那微弱的讯号?”

      女声的回答是:“现在没有收到,但是我肯定收到过。我留在这里,和你沟通,有一个十分奇特的原因——我感到你会对我找寻这个讯号的来源有帮助!”

      原振侠苦笑,他一点也不明白对方的意思,自然也无从搭腔。那女声停了片刻,又道:“是这样的,你的脑部活动所发出的讯号之中,像是有我想知道的讯息在,所以我才想和你沟通!”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