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世界名著 > 呼啸山庄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七


      “坐下吧,先生?!彼沼谒担骸跋肫鹜?,林惇夫人要我诚意地接待你。当然,凡是能使她开心的任何事情,我都是很高兴去做的?!?br>
      “我也是?!毕4炭死鞣蚧卮??!疤乇鹗悄侵秩绻形也渭拥氖虑?,我将很愿意待一两个钟头?!?br>
      他在凯瑟琳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她一直盯着他,唯恐她若不看他,他就会消失似的。他不大抬眼看她,只是时不时地很快地瞥一眼??墒钦庵滞悼?,每一次都带回他从她眼中所汲取的那种毫不掩饰的喜悦,越来越满不在乎了。他们过于沉浸在相互欢乐里,一点儿不觉得窘。埃德加先生可不这样,他满心烦恼而脸色苍白。当他的夫人站起来,走过地毯,又抓住希刺克厉夫的手,而只大笑得忘形的时候,这种感觉就达到顶点了。

      “明天我要以为这是一场梦哩!”她叫道:“我不能够相信我又看见了你,摸到你,而且还跟你说了话??墒?,狠心的希刺克厉夫!你不配受这个欢迎。一去三年没有音信,从来没想到我!”

      “比你想到我可还多一点呢?!彼蜕担骸翱?,不久以前,我才听说你结婚了。我在下面院子等你的时候,我打算——只看一下你的脸——也许是惊奇地瞅一下,而且假装高兴,然后就去跟辛德雷算帐。再就自杀以避免法律的制裁。你的欢迎把我这些念头都赶掉了,可是当心下一回不要用另一种神气与我相见??!不,你不会再赶走我了——你曾经真为我难过的,是吧?嗯,说来话长。自从我最后听见你说话的声音之后,我总算苦熬过来了,你必须原谅我,因为我只是为了你才奋斗的!”

      “凯瑟琳,除非我们是要喝冷茶,不然就请到桌子这儿来吧?!绷謵蚨纤?,努力保持他平常的声调,以及相当程度的礼貌?!跋4炭死鞣蛳壬蘼劢裢碜≡谀睦?,也还得走段长路,而且我也渴了?!?br>
      她走到茶壶前面的座位上,伊莎贝拉小姐也被铃声召唤来了。然后,我把他们的椅子向前推好,就离开了这间屋子。这顿茶也没有超过十分钟??盏牟璞久坏股喜瑁核圆幌?,也喝不下。埃德加倒了一些在他的碟子里,也咽不下一口。那天晚上他们的客人逗留不到一个钟头。他临走时,我问他是不是到吉默吞去?

      “不,到呼啸山庄去,”他回答?!敖裉煸缟衔胰グ莘檬?,恩萧先生请我去住的?!?br>
      恩萧先生请他!他拜访恩萧先生!在他走后,我苦苦地思索着这句话。他变得有点像伪君子了,乔装改扮了到乡间来害人吗?我冥想着——在我的心底有一种预感,他若是一直留在外乡,那还好些。

      大约在夜半,我才打盹没多会儿,就被林惇夫人弄醒了,她溜到我卧房里,搬把椅子在我床边,拉我的头发把我唤醒。

      “我睡不着,艾伦,”她说,算是道歉?!拔乙懈龌钭诺娜朔窒砦业男腋?!埃德加在闹别扭,因为我为一件并不使他发生兴趣的事而高兴。他死不开口,除了说了些暴躁的傻话。而且他肯定说我又残忍又自私,因为在他这么不舒服而且困倦的时候,我还想跟他说话。他有一点别扭就总是想法生病,我说了几句称赞希刺克厉夫的话,他,不是因为头痛,就是因为在嫉妒心重,开始哭起来,所以我就起身离开他了?!?br>
      “称赞希刺克厉夫有什么用呢?”我回答?!八亲龊⒆拥氖焙蚓捅舜擞蟹锤?,要是希刺克厉夫听你称赞他,也会一样地痛恨的——那是人性呀。不要让林惇先生再听到关于他的话吧,除非你愿意他们公开吵闹起来?!?br>
      “那他不是表现了很大的弱点吗?”她追问着?!拔沂遣患刀实摹叶杂谝辽蠢钠恋幕仆贩?,她的白皙的皮肤,她那端庄的风度,还有全家对她所表示的喜爱,可从来不觉得苦恼呀。甚至你,耐莉,假使我们有时候争执,你立刻向着伊莎贝拉,我就像个没主见的妈妈似的让步了——我叫她宝贝,把她哄得心平气和。她哥哥看见我们和睦就高兴,这也使我高兴??墒撬欠浅O嘞瘢核鞘枪呋盗说暮⒆?,幻想这世界就是为了他们的方便才存在的。虽然我依着他们俩,可我又想狠狠的惩罚他们一下也许会把他们变好哩?!?br>
      “你错了,林惇夫人,”我说?!八乔ň湍懔ā抑浪且遣磺ň湍憔突嵩趺囱?!只要他们努力不违背你的心意,你就得稍微忍让一下他们一时的小脾气?!?,到末了,你们总会为了对于双方都有同等重要的什么事情闹开的,那时候你所认为软弱的人也能和你一样地固执哩?!?br>
      “然后我们就要争到死,是吗,耐莉?”她笑着回嘴?!安?!我告诉你,我对于林惇的爱情有着这样的信心:我相信我就是杀了他,他也不会想到报复的?!?br>
      我劝她为了他的爱情那就更要尊重他些。

      “我是尊重啊,”她回答?!翱墒撬貌蛔盼艘坏闼鏊樾∈戮徒杼饪奁鹄?。那是孩子气。而且,不应该哭得那样伤心,就因为我说希刺克厉夫如今可值得尊重了,乡里第一名绅士也会以跟他结交为荣,他原应该替我说这话,而且由于同意还感到愉快哩,他必须习惯他,甚至喜欢他:想想希刺克厉夫多有理由反对他吧,我敢说希刺克厉夫的态度好极啦!”

      “你对于他去呼啸山庄有什么想法?”我问她?!跋匀凰诟鞣矫娑几暮昧恕蛑背闪嘶酵剑合蛩闹艿牡腥硕忌斐隽擞押玫挠沂?!”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