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世界名著 > 呼啸山庄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〇


      “进来,对啦!”女主人开心地喊叫,拖一把椅子放在炉火边?!罢饫镉辛礁鋈思毙枰桓龅谌呃慈诮馑侵涞谋槟?。你正是我们俩都会选择的人。希刺克厉夫,我很荣幸终于给你看到一个比我自己更痴心恋你的人。我希望你感到得意——不,不是耐莉;别瞧着她!我的可怜的小姑一想到你身体上与道德上的美,她的芳心都碎啦。你要是愿作埃德加的妹夫,你完全办得到!不,不,伊莎贝拉,你不要跑掉,”她接着说,带着假装闹着玩的神气,一把抓住那惊惶失措的姑娘,而她已经愤怒地站起来了?!拔颐俏四愠车孟窳街幻ㄒ谎?,希刺克厉夫。在诉说爱慕的誓言这方面,我可是给打败了。而且,已经通知我说,如果我只要懂得靠边站的规矩,我的情敌(她自己认为是这样的)就要把爱情的箭射进你的心灵,使你永不变心,而且把我的影子永远遗忘!”

      “凯瑟琳!”伊莎贝拉说,想起了她的尊严,不屑跟那紧紧抓住她的拳头挣扎?!拔业眯恍荒阏帐祷八?,而不诽谤我,即使是在说笑话!希刺克厉夫先生,作作好事叫你这位朋友放开我吧——她忘记你我并不是亲密的朋友。她觉得有趣的事,在我可正是表达不出的痛苦呢?!?br>
      客人没有回答,都坐下了,对于她对他怀有什么样的情感,仿佛完全漠不关心。她又转身,低声热切地请求折磨的人快放开她。

      “不行!”林惇夫人回答?!拔也灰俦蝗私凶髀聿劾锏囊恢还妨?,现在你得留在这儿。希刺克厉夫,你听了我这个好消息为什么不表示满意呢?伊莎贝拉发誓说埃德加对我的爱比起她对你的爱来是不足道的。我敢说她说了这一类的话,是不是,艾伦?而且自从前天散步以后她就又难过又愤怒,以致不吃不喝,就因为我把她从你身旁打发走了,认为你是不会接受她的?!?br>
      “我想你是冤枉她了,”希刺克厉夫说,把椅子转过来朝着她们?!拔蘼廴绾?,现在她是愿意离开我身边的!”

      他就盯着这个谈话的对象,像是盯着一个古怪可憎的野兽一样:譬如说,从印度来的一条蜈蚣吧,不管它的样子引起了人的恶感,好奇心总会引人去观察它的。这个可怜的东西受不了这个,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同时眼泪盈眶,拚命用她的纤细的手指想把凯瑟琳的紧握的拳头扳开。而且看出来她才扳开她胳臂上的一个手指,另一个手指又把它抓住了,她不能把所有的手指一块扳开,她开始利用她的手指甲了。手指甲的锐利马上就在那扣留她的人的手上装饰上红红的月牙印子。

      “好一个母老虎!”林惇夫人大叫,把她放开,痛得直甩她的手?!翱丛谏系鄣姆萆?,滚吧,把你那泼妇的脸藏起来。当着他面就露出那些爪子可多笨呀!你不能想象他会得到什么结论吗?瞧,希刺克厉夫!这些是杀人的工具——你要当心你的眼睛啊?!?br>
      “如果这些一旦威胁到我头上,我就要把它们从手指头上拔掉,”当她跑掉后门关上时,他野蛮地回答?!翱墒悄隳茄⌒φ飧龆魇鞘裁匆馑寄?,凯蒂?你说的不是事实吧,是吗?”

      “我跟你保证我说的是事实话,”她回答?!昂眉父鲂瞧谝岳此嗫嗟叵胱拍?。今早又为你发了一阵疯,而且破口大骂,因为我很坦白地说出你的缺点,想缓和一下她的狂恋??墒遣灰僮⒁庹馐铝?。我只想惩罚她的无耻而已。我太喜欢她啦,我亲爱的希刺克厉夫,我不容你专横地把她抓住吞掉?!?br>
      “我是太不喜欢她了,因此不打算这样作,”他说,“除非用一种非常残酷的方式。如果我跟那个让人恶心的蜡脸同居,你会听到古怪事情的。最平常的是每隔一两天那张白脸上就要画上彩虹的颜色,而且蓝眼睛就要变成黑的,那双眼睛跟林惇的眼睛相像得令人讨厌?!?br>
      “讨人喜欢!”凯瑟琳说?!澳鞘歉胱拥难劬Α焓沟难劬?!”

      “她是她哥哥的继承人,是吧?”沉默了一会,他问。

      “想到这个,我就要抱歉了,”他的同伴回答?!坝邪氪蛑蹲咏∠娜ɡ?。谢谢老天!目前,你不要把你的心思放在这事上吧。你太贪你邻人的财产。记住,这份邻人的财产是我的?!?br>
      “如果是我的,也还是一样,”希刺克厉夫说?!翱墒撬淙灰辽蠢ち謵?,她可不疯。而且——一句话,如你所说,我们不谈这事吧?!?br>
      他们嘴上是不谈了,而且凯瑟琳大概真的把这事忘了,我可确实感到另一个人在那天晚上常常反复思索着。只要是林惇夫人一离开这间房子,我就看见他自己在微笑——简直是在狞笑——而且沉入凶险的冥想中。

      我决心观察他的动向。我的心毫不更变地总是依附在主人身边,而不是在凯瑟琳那边。我想是有理由的,因为他仁慈、忠厚,而且可敬;而她——她也不能说是正相反。但是她仿佛过于放任自己,因此我对她的为人缺少信心,对她的情感更少同情。我愿意有什么事发生,这事可以产生这种效果,使呼啸山庄与田庄都平静地脱离了希刺克厉夫,让我们还像他没来以前那样过日子。他的拜访对于我像是种时时袭来的梦魇,我猜想,对于我的主人也是的。他住在山庄成了一种没法解释的压迫。我感觉上帝在那儿丢下了这迷途的羔羊,任它胡乱游荡,而一只恶兽暗暗徘徊在那只羊与羊栏之间,伺机跳起来毁灭它。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