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世界名著 > 呼啸山庄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九


      希刺克厉夫先生,变得越来越不喜欢跟人来往,已经差不多把恩萧从他的房间里赶出来了。由于三月初出了个事故,恩萧有几天不得不待在厨房里。当他独自在山上的时候,他的枪走火了;碎片伤了他的胳膊,在他能够到家之前已经流了好多血。结果是,他被迫在炉火边静养,一直到恢复为止。有他在,凯瑟琳倒觉得挺合适:无论如何,那使她更恨她楼上的房间了,她逼着我在楼下找事作,好和我作伴。

      在复活节之后的星期一,约瑟夫赶着几头牛羊到吉默吞市场去了。下午我在厨房忙着整理被单。恩萧坐在炉边角落里,和往常一样的阴沉,我的小女主人在玻璃窗上画图来消遣时光,有时哼两句歌,有时低声喊叫,或者向她那个一个劲地抽烟,呆望着炉栅的表哥投送烦恼和不耐烦的眼光。当我对她说不要再档我的亮时,她就挪到炉边上去了。我也没大注意她在干什么,可是,不一会,我就听她开始说话了:

      “我发现,要是你对我不这么烦躁,不这么粗野的话,哈里顿,我要——我很喜欢——我现在愿意你作我的表哥?!?br>
      哈里顿没理她。

      “哈里顿,哈里顿,哈里顿!你听见了吗?”她继续说。

      “去你的!”他带着不妥协的粗暴吼着。

      “让我拿开那烟斗,”她说,小心地伸出她的手,把它从他的口中抽出来。

      在他想夺回来以前,烟斗已经折断,扔在火里了。他对她咒骂着,又抓起另一只。

      “停停,”她叫,“你非先听我说不可;在那些烟冲我脸上飘的时候,我没法说话?!?br>
      “见你的鬼!”他凶狠地大叫,“别跟我捣乱!”

      “不,”她坚持着,“我偏不: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使你跟我说话,而你又下决心不肯理解我的意思。我说你笨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用意,并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来吧,你要理我呀,哈里顿,你是我的表哥,你要承认我呀?!?br>
      “我对你和你那臭架子,还有你那套戏弄人的鬼把戏都没什么关系!”他回答?!拔夷闪硖宕榛甓枷碌赜?,也不再看你一眼。滚出门去,现在,马上就滚!”

      凯瑟琳皱眉了,退到窗前的座位上,咬着她的嘴唇,试着哼起怪调儿来掩盖越来越想哭的趋势。

      “你该跟你表妹和好,哈里顿先生,”我插嘴说,“既然她已后悔她的无礼了。那会对你有很多好处的,有她作伴,会使你变成另一个人的?!?br>
      “作伴?”他叫着,“在她恨我,认为我还不配给她擦皮鞋的时候和她作伴!不,就是让我当皇帝我也不要再为求她的好意而受嘲笑了?!?br>
      “不是我恨你,是你恨我呀!”凯蒂哭着,不能再掩盖她的烦恼了?!澳憔拖裣4炭死鞣蛳壬茄尬?,而且恨得还厉害些?!?br>
      “你是一个该死的撒谎的人,”恩萧开始说,“那么,为什么有一百次都是因为我向着你,才惹他生气呢?而且,在你嘲笑我,看不起我的时候,——继续欺侮我吧,我就要到那边去,说你把我从厨房里赶出来的”

      “我不知道你向着我呀,”她回答,擦干她的眼睛,“那时候我难过,对每一个人都有气;可现在我谢谢你,求你饶恕我:此外我还能怎么样呢?”

      她又回到炉边,坦率地伸出她的手。他的脸阴沉发怒像雷电交加的乌云,坚决地握紧拳头,眼盯着地面。

      凯瑟琳本能地,一定是料想到那是顽固的倔强,而不是由于讨厌才促成这种执拗的举止;犹豫了一阵之后,她俯身在他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这个小淘气以为我没看见她,又退回去,坐在窗前老位子上,假装极端庄的。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于是她脸红了,小声说——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艾伦?他不肯握手,他也不肯瞧我:我必须用个法子向他表示我喜欢他——我愿意和他作朋友呀?!?br>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吻打动了哈里顿,有几分钟,他很当心不让他的脸被人看见,等到他抬起脸时,他却迷瞪地不知朝哪边望才好。

      凯瑟琳忙着用白纸把一本漂亮的书整整齐齐地包起来,用一条缎带扎起来,写着送交“哈里顿·恩萧先生”,她要我作她的特使,把这礼物交给指定的接受者。

      “告诉他,要是他接受,我就来教他念得正确,”她说,“要是他拒绝它,我就上楼去,而且绝不会再惹他了?!?br>
      我拿去了,我的主人热切地监视着我。我把话又说了一遍,哈里顿不肯把手指松开,因此我就把书放在他的膝盖上。他也不把它打掉。我又回去干我的事??沼酶觳脖ё潘耐贩谧郎?,直等到她听到撕包书纸的沙沙声音;然后她偷偷地走过去,静静地坐在她表哥身边。他直抖,脸发红;他所有的莽撞无礼和他所有的执拗的粗暴全离弃了他。起初他都不能鼓起勇气来吐出一个字回答她那询问的表情,和她那喃喃的恳求。

      “说你饶恕我,哈里顿,说吧。你只要说出那一个字来就会使我快乐的?!?br>
      他喃喃地,听不清他说什么。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