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世界名著 > 呼啸山庄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一


      第三十三章

      那个星期一之后,恩萧仍然不能去作他的日常工作,因此就逗留在屋里,我很快地发觉要像以前那样担任照顾我身边的小姐之责,是行不通的了。她比我先下楼,并且跑到花园里去,她曾看见过她表哥在那儿干些轻便活;当我去叫他们来吃早点的时候,我看见她已经说服他在醋栗和草莓的树丛里清出一大片空地。他们正一起忙着栽下从田庄移来的植物。

      在短短的半小时之内竟完成这样的大破坏把我吓坏了;这些黑醋栗树是约瑟夫的宝贝,她偏偏在这些树当中选了布置她的花圃的地方。

      “好呀!这种事只要一被发觉,”我叫,“那可全要给主人发现了。你们这样自由处理花园有什么借口呢?事到临头,我们可要有场热闹了:没有才怪呢,哈里顿先生,我不懂你怎么这样糊涂,竟听她的吩咐胡闹!”

      “我忘记这是约瑟夫的了,”恩萧回答,有点吓呆了,“可是我要告诉他是我搞的?!?br>
      我们总是和希刺克厉夫先生一道吃饭的。我代替女主人,做倒茶切肉的事。所以在饭桌上是缺不了我的??胀ǔW谖遗员?,但是今天她却偷偷地靠近哈里顿些;我立刻看出她在友谊上比以前在敌对关系上还更不慎重。

      “现在,你可记住别跟你表哥多说话,也别太注意他,”这就是在我们进屋时我低声的指示?!澳且欢ɑ岚严4炭死鞣蛳壬欠沉说?,他就会跟你们俩发火的?!?br>
      “我才不会呢,”她回答。

      过了一分钟,她侧身挨近他,并且在他的粥盆里插些樱草。

      他不敢在那儿跟她说话——他简直不敢望她;可她仍逗他,弄得他有两次差点笑出来。我皱皱眉,然后她向主人溜了一眼,主人心里正在想着别的事,没注意到和他在一起的人,这是从他的脸上看得出来的;她一下子严肃起来,十分认真严肃地端详着他。这以后她转过脸来,又开始她的胡闹;终于,哈里顿发出一声压制的笑声。希刺克厉夫一惊;他的眼睛很快地把我们的脸扫视一遍??找运肮叩纳窬实娜从质乔崦锏谋砬榛赝?,这是他最憎厌的。

      “幸亏我够不到你,”他叫?!澳阒辛耸裁茨Я?,总是不停地用那对凶眼睛瞪我?垂下眼皮!不要再提醒我还有你存在。

      我还以为我已经治好你的笑了?!?br>
      “是我,”哈里顿喃喃地说。

      “你说什么?”主人问。

      哈里顿望着他的盘子,没有再重复这话,希刺克厉夫先生看他一下,然后沉默地继续吃他的早餐,想他那被打断了的心思。我们都快吃完了,这两个年轻人也谨慎地挪开一点,所以我料想那当儿不会再有什么乱子。这时约瑟夫却在门口出现了,他那哆嗦的嘴唇和冒火的眼睛显出他已经发现他那宝贝的树丛受到劫掠了。他在检查那地方以前一定是看见过凯蒂和她表哥在那儿的,因为这时他的下巴动得像牛在反刍一样,而且把他的话说得很难听懂,他开始说:

      “给我工钱,我非走不可;我本打算就死在我侍候了六十年的地方;我心想我已经把我的书和我所有的零碎搬到阁楼上去,把厨房让给他们;就为的是图个安静,撂下我自己的炉边本来很难,可我想我也办得到,可是,她把我的花园也给拿去啦,凭良心呀!老爷,我可受不了啦,你可以随便受屈——我可不惯;一个老头儿可不能一下子习惯这些个新麻烦。我宁可拿个鎯头到马路上去混饭吃!”

      “喂,喂,呆子!”希刺克厉夫打断他说,“说干脆点!你怨什么?你要是和耐莉吵架,我可不管,她尽可以把你丢到煤洞里去,我才不管呢?!?br>
      “没有耐莉的事!”约瑟夫回答,“我不会为了耐莉走掉——她现在也挺糟糕。谢谢老天爷!她可不能偷走任何人的魂!她从来也没有怎么漂亮过,谁要瞧她都只能眨眼睛。那是你那调皮的、无礼的皇后,用她那胆大的眼睛和她那一贯任性的办法迷住了我们的孩子——直到——不!简直伤透了我的心啦!他全忘了我为他作过的事,和我对他的照顾,竟在花园里拔去了一整排最好的黑醋栗树!”说到这里,他放声悲泣;他所感到的委屈,加上恩萧的忘恩负义及其处境危险的感觉使他连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了。

      “这呆子是喝醉了吗?”希刺克厉夫先生问?!肮锒?,他是不是在跟你找碴?”

      “我拔掉两三棵树,”那年轻人回答,“可是我是要把它们栽上的?!?br>
      “你为什么要拔掉它们呢?”主人说。

      凯瑟琳聪明地插了嘴。

      “我们想在那里种点花?!彼白??!熬凸治乙桓鋈税?,因为是我要他拔的?!?br>
      “哪个鬼允许你动那地方一根树枝的?”她的公公问。十分惊讶?!坝质撬心闳シ铀??”她又转过身对哈里顿说。

      后者无言可对;他的表妹回答——

      “你不该吝惜几码地给我美化一下,你已经占有了我所有的土地!”

      “你的土地,你这傲慢的贱人!你从来没有什么土地!”希刺克厉夫说。

      “还有我的钱,”她接着说,回瞪他,同时啮着她早餐吃剩的一片面包皮。

      “住口——”他叫,“吃完了,滚开!”

      “还有哈里顿的土地和他的钱?!蹦呛值亩鹘舾潘?。

      “现在哈里顿和我是朋友啦,我要把你的事都告诉他!”

      主人仿佛愣了一下。他变得苍白了,站起来,一直望着她,带着一种不共戴天的憎恨的表情。

      “如果你打我,哈里顿就要打你,”她说,“所以你还是坐下来吧?!?br>
      “如果哈里顿不能把你撵出这间屋子,我要把他打到地狱里去,”希刺克厉夫大发雷霆?!案盟赖难?!你竟找借口挑动他来反对我?让她滚!你听见了吗?把她扔到厨房里去!丁艾伦,要是你再让我看见她,我就要杀死她!”

      哈里顿低声下气地想劝她走开。

      “把她拖走!”他狂野地大叫?!澳慊挂粼谡舛柑炻??”

      他走近来执行他自己的命令。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