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芃羽 > 鬼太子 >
    四十七


      “我得知他做的蠢事,费尽心力,不断地想在他达成心愿前,将他从阳世带回来,我设了一个又一个的迷宫,偏偏怎么也困不住他,绑不住他,因为他的心根本不在这儿,他的心早就被你掳走了!你这个该死的巫女……”阎王指着她,越说越气,到后来几近咆哮。

      她被他的阴气扫得全身刺痛,但还是攒眉回驳:“我没有掳走他的心!在这之前,我根本没见过他!”

      “不,你见过,只是你忘了?!?br />
      “什么?”

      “十年前你第一次驱邪除厄,追着一只恶魅误闯阴界,受困在阎罗十殿前的迷障里,当时,有人为你打开了回阳路……”

      她惊凛变色,想起自己十二岁那年第一次接任务为人除厄,却因猎鬼太急而脱魂闯入了阴界。

      那一次,她差点死在幽厉迷障之中,就在奄奄一息之际,一个脸戴恶鬼面具的男子突然出现……

      “小白云雀,迷路了吗?”那时,那人曾这样对她轻哼着。

      “走开!阴鬼!”她还对着他怒斥。

      “小云雀还真凶悍哪?!彼バψ?,伸手揪住她。

      “别碰我!”她在他手中挣扎着,并趁机结了个咒打向他的胸口。

      他扣住她的手,止住咒力,反将她抱住,冷笑:“啧,小云雀也有爪子哪?!?br />
      “放手!”她大喊,急着想睁开,但法力已消竭,变得极度虚弱。

      “安静点,虽然我很想把你关进我的鸟笼,可惜,阳世的小鸟,在阴间养不活?!彼纳粲行┩锵?。

      她怔愣地抬头,发现他藏在面具后的眼睛正盯着她,幽黑不见底的瞳仁里闪着异样的光芒。

      “走吧!小云雀,回你的世界去吧……”说着,他放开她,手一推,将她推进还阳路。

      她急速攀升,忍不住回头,看他一眼,而他,正定定地目送她……

      难道,当年那个鬼面男子……

      就是他?!

      她和他的缘,竟从十年前就已开始?

      “真是孽缘??!阴阳两隔的男女,怎能相遇?又怎能相恋?我儿是中了什么阳邪,才会对年仅十二岁的你动了凡心?”阎王气恼地低吼。

      我儿?

      她瞪大双眼,虽然早已猜到欧阳百岁的可能身份,却还是惊颤不已。

      阎王之子!他真的是个货真价实的“太子”??!

      一个鬼太子!

      所以,她才觉得他有帝王之相,尊贵之气。

      所以,他才能在阳世建立一个极阴的王朝……

      “而你,你什么都不知道,还千方百计地阻止我带回他的魂,甚至还与他相恋……你就这样用你的爱把他推进永远黑暗的深渊!你的爱害死了他,害死我的儿子!”阎王严厉地指控。

      她瑟缩了一下,心拧痛着。

      是她的爱……害死他吗?

      是吗?

      早知道,她就不该心动,不该爱上他……

      闭上眼,泪成串滑落,她心里压抑的痛与酸楚,终于全部崩溃。

      对,是她的错!

      既然注定命中无情无爱,她就不该有,不论掌心这条伤痕割得多深多长,她都不应把它误认是感情线!

      只要她克制自己的感情,只要她不回应,达布成心愿的他,就会放弃,就会厌倦地返回阴界。

      都怪她没有把持住,才会害他赔上所有……

      “今天你自投罗网,我就拿你的魂来祭我那愚蠢的痴儿!”阎王说罢黑袖一挥,顿时飞杀走石,阴风狂卷。

      她颓然自责,无心,也不想再抵抗。如果真能用她的魂祭他,那她甘心陪他一起魂飞魄散。

      狂风化为漩涡,化为利刀,一寸寸将她包围,眼看就要将她斩成碎片——

      “叮铃……”

      一记轻微的铃声突然钻进她耳中,她浑身一震,立刻惊骇地睁开眼。

      那是她的银铃!

      那天被欧阳百岁扯断之后,她就没戴在手上了,为什么现在会在阴界里响起?

      难不成……

      她心一阵狂跳,不再坐以待毙,拉起身上法袍掩身,使尽剩余的所有法力,冲出漩涡。

      “唔……”她突围时被阴风割得遍体鳞伤,但仍守着一口气,朝铃声来处疾飞而去。

      “还想逃?你以为你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追!”阎王暴喝,声震四方,顿时,妖鬼邪魔们全都汇聚,大速向她包抄。

      她一迳地狂奔飞纵,力量很快不济,尚未奔到铃声处,四肢顿时虚软,力殆下坠。

      糟了!她暗暗叫苦,望着一大片黑鸦鸦的妖鬼来袭,正不知如何是好,倏地,一股强大的力量托住了她,并将她往前一抛。

      “咦?”她如飞鸟掠空远,错愕中回首,之间一个四岁左右的可爱小孩笑眯眯地在地上画上一条线,并朝她挥挥手。

      那是谁?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