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千寻 > 吉运年年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顾绮年做菜时,莫离就站在她身侧,看着她含笑的脸庞,动作优雅曼妙,挥刀、下铲,每个动作都衔接得刚刚好,再加上活生生的一个大美人,这哪是做菜,根本就是在跳舞,她看得怔了。

      不过是做个菜,值得那么高兴?从头到尾就没见她脸上的笑容卸下过,天底下有几个人喜欢做菜,要不是不得已,谁喜欢全身油腻腻的泡在厨房里?

      可是顾绮年……她流畅利落的动作,幸福甜美的微笑,竟让莫离有了想做菜的欲望。

      端上最后一道菜,走进厅里,顾绮年看着桌面的每道菜——醋溜鱼片、剁椒鱼头、松鼠鱼、千丝卷、咕咾肉、酥皮饺,每道菜都漂亮得像个艺术品,令人食欲大开。

      顾绮年笑弯眉毛,她是真的打算犒赏自己。

      是了,略略一提,这里的杯盘碗碟都是精致的上等品,如果它们不是为老王妃备下的,那只能解释其实卫翔儇心底还是很在意孟可溪的。

      “吃饭吧!”顾绮年把碗放到莫离面前。

      莫离也不客气,一入座就动筷,可食物入喉,她再度发呆。

      第一次,她知道什么叫做“好吃得想连舌头都想吞掉”,鲜、香、甜、辣……每个滋味都让她想尖叫。

      天,她是怎么办到的?竟可以把鱼、把肉、把菜整治成这种味道?

      阔别多年的幸福感,再次报到。

      几道菜,收拾了莫离时不时挂在脸上的讥诮,也收服她的心,她做出决定——下半辈子要跟着顾绮年,顾绮年到哪儿她就在哪儿,只要能吃她做的三顿饭,叫她做什么都甘愿。

      “喜欢吗?”顾绮年问。

      莫离瞪她一眼,这种菜会有人不喜欢?顾不上说话,她一筷子、一筷子把菜夹到碗里,呼……她多久没如此大快朵颐了?

      从头到尾,莫离没说半句话,却用动作表情毫不保留地赞美她。

      顾绮年笑着,真心高兴,她喜欢把人喂饱,喜欢别人用食欲来赞美自己。

      已经很多很多年了,莫离没吃过一顿舒心饭……

      那时,她是江湖第一世家的千金,爹爹宠、祖父疼,娘亲祖母纵上天,家里几个哥哥都没有她的好运道,她天生舌头刁,端到面前来的每道都是珍馔佳肴,娘亲和祖母为满足她刻薄的舌头,天天磨练厨艺,她以为自己会一直幸福下去,哪里晓得家会败得这样彻底?

      爹爹、祖父、哥哥……所有的亲人全死于一场滔天大祸,只有八岁的她逃了出去,敌人猛追不舍,是孟可溪救下自己,给了她生存的机会。

      她没有贪图安逸,没有留在孟府,她找到师父,整整八年,她练功、报仇,让杀死亲人的敌人一一伏诛。

      那些年,她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身上时刻带着血腥味,她的味蕾死了,她只尝得到仇恨的滋味。

      直到杀掉最后一个仇家,她开始寻找孟可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是她的为人原则。

      知道卫翔儇弄死孟可溪,她当然要找上门,但人家是高高在上的王爷,手指头轻勾两下,卫右就跳出来替主子挡架。

      两人交手近百招,卫翔儇才点了她的穴道,在她耳畔低语,“孟可溪没死?!?br />
      于是她为奴三年,在这个时候来到顾绮年跟前,然后刁得吓死人的舌头在历经多年苦劫之后,终于得到安慰。

      今天晚上,她吃的不是饭菜,而是幸福的感觉。

      莫离终于把桌面上的菜全吃光,她打了个饱嗝,很不优雅地拍拍快撑破的肚皮,问:“有茶吗?”

      “对不住,没有茶叶,明天你帮我上街买,好不好?”顾绮年婉言道。

      这时候别说买茶叶,就算顾绮年让她出去砍两颗人头回来她也会应下?!俺山?!”

      “我去洗碗,你到外面走一走,吃这么多,积食伤身?!?br />
      莫离眉开眼笑地走出屋外,消食去了。

      顾绮年望着她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人了才轻笑出声。

      奴婢?有这么没有自觉的奴婢?她的谎话太拙劣。

      顾绮年捧着碗盘到井边清洗干净后,拿起抹布把另一间下人房清理好,这时热水也烧得差不多了,她走进浴房,把自己彻头彻尾洗干净才回到房里。

      今天的工作量够多,多到她没有心力去想些什么,擦干头发,趴在床上,她抱着棉被,沉沉地进入梦乡……

      她完全不知道,莫离吃饱撑着,闲来无事在院子里装鬼,扯着嗓子哭了半个时辰。

      没办法,顾绮年累歪了,睡死了,就算大地震都震不醒她,更别说那点子鬼哭神号。

      莫离号到声音沙哑还不见半分动静,这才悄悄推开顾绮年的房门,发现她竟然睡到不省人事!

      唉,扮鬼找不到观众,连假哭的力气都没啦。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