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千寻 > 吉运年年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两人一路走一路斗嘴,顾绮年苦笑摇头,老的小的谁也不让人,真让两人兜在一块儿,甭说《红楼梦》,《三国演义》都能演上了。

      三人走到前堂,许掌柜拱手向食客们说:“顾姑娘果然好手艺,方才在后头指点了咱们厨子几手,这会儿还没走的,厨房会每桌送一盘空心菜给大家尝尝味,请客官稍待会儿?!惫皇歉隼先司?,算计起生意,没人比他行,轻轻松松几句话,表明福满楼不但没有仗势欺人,还谦逊认输,并且已经受到指点,往后蔚艺会更上层楼,好话全让他说尽了。

      送上空心菜后,食客品尝味道,均啧啧称奇,不过是一盘青菜,竟能做出这番滋味,那……其他两道呢?

      都已经吃饱了,可是不把另外两道尝过,怎么甘心离开?于是大家纷纷点了蒜泥白肉和醋溜鱼片。

      顾绮年笑望许掌柜,福满楼的东家果然运气好,能雇用这位厉害角色,明明是必败的局,硬是让他做出赢面。

      莫离挤挤鼻子,凑近顾绮年说:“用一盘空心菜,钓出两盘蒜泥白肉和醋溜鱼片,真是小人?!?br />
      顾绮年一笑,说:“这就是生意人?!?br />
      许掌柜让伙计端来茶水、点心,安排莫离和顾绮年在原本的桌子坐下,等酱鸭子送上来,自个儿笑盈盈地招呼其他客人去。

      “后院那几只鸭子可真要感激许掌柜了?!惫绥材晷Φ?。这些天,阿离老盯着几只鸭子,时不时问:“几时才能宰?”如果她是鸭子,光是吓都吓痩了。

      “那得福满楼的鸭子烧得好,要是手艺太差,我还是得盯着后院那些鸭子?!?br />
      “没见过舌头像你这么刁钻的,依我看,福满楼的厨子也算不差了?!?br />
      “不差,还是有个差字?!?br />
      两人说笑间,门口进来几个男人,带头的是卫翔祺,身后跟着刘铵、辛焕光……几个官员,都是大官儿,气势自然比常人强。

      他们一进大门,食客纷纷转头望去,顾绮年和莫离也不例外。

      当顾绮年的视线遇上刘铵那刻,她全身发抖冒冷汗,惊恐在身子里乱窜,是他,她在大街上看见的男人!

      明明没见过,明明不认识,可是她害怕得好厉害。

      她没想要哭的,可是眼眶自己红了,鼻间自己酸了,她不想伤心的,可一颗心被人切成七、八瓣,痛得她皱眉。

      “你怎么了?”莫离问。

      “我不知道?!彼线煅士奚?。如果知道就好,如果明白前因后果,她就不会吓成这样,她是真的无法理解自已啊……

      莫离狐疑地望着门口那群男人,顾绮年是被谁吓到?卫翔祺吗?

      许掌柜热络地把一行人引到楼上包厢。

      等人全离开了,顾绮年才说:“我要回家,立刻、马上!”

      话一出口,无来由的泪水翻落,莫离被顾绮年吓到了,怎么会这样?

      这时候哪还顾得上什么酱鸭子,她把顾绮年买的布料敞开,把干果和一堆不沾布的东西全包进去,负在背后,剩下全摆进一只箩筐里,她腾出一手,把顾绮年扶腰撑起,两人走出福满楼。

      莫离是架着她“飞”的,顾绮年的两条腿几乎没沾到地面,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待春院,只觉得恍恍惚惚、迷迷糊糊,她不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感觉。

      这是第二次,第二次遇到那个男人,第二次惊慌失措,第二次……头痛欲裂……

      不过,她很快就真的头痛欲裂了——在发现枢枢省省舍不得用的银子不翼而飞之后。

      气息不稳,长长的指甲陷入掌心,葛嘉琳的目光教人惊悚恐惧。

      徐寡妇……很好,当年没等她死绝再丢出去,留她一口气,却给自己添上麻烦,如果不是已经死绝死透,她不介意再赏徐寡妇十刀八刀。

      视线扫过跪在门边的孪生子,他们长得太像王爷,眼耳鼻口无处不像,根本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若她敢矢口否认他们的身分,怕会被外人的口水淹死。

      但她怎么能认?怎么肯认?一个下作娼妇生的孩子,凭什么?!

      胸口起伏不定,两道杀人的目光射向地上的徐娇。

      徐娇心底发怵,她后悔了,不该冒这个险的。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