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千寻 > 吉运年年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是?!迸岽渥沓鋈ゴ?。

      徐大、徐二还是像木头一样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唐管事进屋,躬身道:“奴才给王妃请安?!?br />
      她笑言问:“唐管事这是做什么?翡翠,快请唐管事坐下,上茶?!?br />
      一番让坐后,唐管事方道:“王爷知道两位小主子的事了?!?br />
      果然!一抹不悦闪过,她脸上微凛,是谁多嘴?张柔儿、喜雀……能怀疑的人多了去,徐大、徐二一路进了王府后院,两张和王爷相似的脸呐,消息恐怕已经炸开,那些女人岂能轻易放过?恐怕一个个都存了心思。

      她很快压下愤怒,挂起笑脸,问:“王爷在府里吗?要不,我领他们去见王爷?”

      “王爷说不必见了,先让人养着再说,王爷让奴才来向王妃传几句话?!?br />
      “王爷说,他在乎的是嫡子,不是外头乱七八糟女人生下的孩子。听说城外的观音寺很灵验,忠勇侯夫人去求了送子观音回来,短短几个月就怀上了,不知王妃何时有空,奴才可以为王妃安排?!?br />
      几句传话让葛嘉琳安心,是啊,庶子再多又如何,王爷在乎的是嫡子,那些卑贱女子生下的能上得了台面?

      是她过度担忧了,膝下无子,让她多思多虑,不管是之前的顾绮年,还是现在的徐大、徐二都一样。

      她把王爷看得浅了。

      “就这个月十五吧,我先斋戒沐浴三日,再到观音寺?!?br />
      “是,奴才会将话传给王爷?!?br />
      “王爷有没有说,要把孩子养在哪里?”

      “王爷说由王妃作主?!?br />
      不想看孩子、由她作主,那是不是也代表……不上袓谱、不认身分?

      王爷的态度够清楚了,他没把庶子看在眼里,更正确的说法是,他根本不认为徐寡妇能生出什么好苗子,只是想着他们身上流的毕竟是自己的血,不愿意让他们在外头流离颠沛。

      放下茶盏,她开始盘算。要把他们放在身边养吗?

      无端端地恶心自己,何苦来哉?万一她做得太好,王爷索性让他们寄在自己名下……

      不,她绝不让这种事发生。

      那么要养在哪个侍妾手下?张柔儿?喜雀?柳姨娘?

      不,不管是谁,只要生不出孩子,她们就会拿两个孩子作文章,万一引得王爷对他们注意,事情可就不美了,毕竟他们长得太像王爷。

      所以养在哪里才能让王爷见不着、记不得?

      顾绮年从来没有这样对过莫离,但她实在太生气了,连续十天都不同她说话,煮好饭菜也不招呼她。

      莫离小心翼翼,仔细谨慎,这几天倒有几分下人的味道了。

      顾绮年不喜欢多想,却也不是呆瓜,没事莫离干么鼓吹她上街?

      就算是外贼闯入好了,孟侧妃随便一支簪子、一副耳环,都比自己那一百五十二两更有价值,怎么,那些东西半样不动,偏偏偷走她的银票?

      这叫什么?叫内神通外鬼,分明是“那位主子”看不惯自己,让下面的人来干这勾当、等她身上没钱之后呢?鼓吹她去偷孟侧妃的嫁妆?再来呢?以窃盗为名要她的小命?顾绮年不晓得自己做错什么,值得被惦记?

      顾绮年不理莫离,莫离都快要憋死,虽然还是有得吃、有得睡,虽然还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可,就是很难受啊……她再也忍不住了,丢下锄头,冲进厨房。

      顾绮年在腌泡菜,她把一棵棵白菜埋进新瓮里,明知道莫离站在自己跟前却不肯抬头。

      “你到底要气到什么时候?给个期限?!蹦氤锷蠛?。

      顾绮年别过脸,不回答。

      “又不是我的错,我又没有偷你的银票?!?br />
      不是她偷的就没她的事?真把她当成笨蛋??!

      用力吐气,顾绮年直起腰,问:“你知不知道有人要来偷银票?”

      她可以说谎的,但是……接触到顾绮年那双澄澈通透的阵子,谎话在舌尖绕了两圈,还是吞回去。

      “你明知道有人要来偷银票,还故意说服我出门,你说,这样算不算帮凶?”

      莫离想找几句话替自己反驳,可是……怎么反驳啊,顾绮年又没说错。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