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千寻 > 吉运年年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那些钱不全是我要花的,你想吃好的、穿好的,想让日子过得顺利一点,都得靠那些钱,现在银票不见了诉我,以后日子要怎么过?你可别指望王妃会送银子过来?!?br />
      “我不是说过,孟侧妃那边随便卖一支簪子,就比你的银票还值钱?!?br />
      “是你希望我当小偷,还是你的主子要我当小偷?他的目的是什么?”

      顾绮年问得莫离说不出话,她要是知道王爷这莫名其妙的举动是为什么就好,她也怀疑、也在猜啊,是因为喜欢顾绮年吗?如果喜欢,干么把她搁着?是因为讨厌吗?讨厌的话,干么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厚,烦死了,莫离用力抓头发,有这种乱七八糟的主子,她怎么能够不乱七八糟。

      见莫离不语,顾绮年又说:“如果你那位主子的目的,是想找机会把我赶出王府,没问题,我马上偷,你立刻禀告。如果他的目的是‘打杀’,对不起,我的命虽然不值钱,但我还是很珍惜?!?br />
      “如果想杀你,他根本不需要搞这些?!?br />
      这是莫离第一次正式透露,背后确实有个“主子”,而且还是个奇怪的主子。

      “所以呢?他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但银票被偷不是我的错!”能让莫离振振有词的,也就这一句了。

      不过这一句,确实是最好的灭火员。是啊,阿离有什么错,主子怎么说,她能不照做?何况阿离也试图让她多带点银子在身上的,是她的敏锐度太低、观察力又弱,非要等到事发才弄清楚阿离那句“狗咬吕洞宾”是真的想帮她。

      呼……吐尽心中怨气,她淡淡回答,“知道了,过来帮我腌泡菜?!?br />
      嗄?莫离枢枢自己的耳朵,她有没有听错?这样就过了?好了?不气了?

      莫离怎么都没想到,顾绮年居然这么讲道理,早知道这样就该快点冲过来,跟她对骂几句,害她憋了这么多天,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她笑咪咪地凑上前,帮忙把泡菜一棵棵递过去,她还有些不放心,试探地问:“真的没事了?”

      “你希望有什么事?”这里就两个人,对阿离发脾气十几天不出声,她也很辛苦好吗?

      “你不生我的气了?”

      “不是说,不是你的错吗?”顾绮年用她的话堵她。

      “对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不过,再过不久我就自由了,到时没有人可以叫我昧着良心陷害你,我只听你的?!?br />
      莫离的话让顾绮年联想到她之前说的,卫左那人就是个吃里扒外的,他吃完你的,还要昧着良心陷害你!

      恍然大悟,原来她指的是这个?摇头失笑,自己怎么就不把事情想细一点呢?银票这件事她也该负点责任。

      她眼一弯,轻声道:“下次别让卫左过来吃饭?!?br />
      莫离闻言,眼睛张大,眉心吹过一阵微暖春风,得意扬扬?!昂?,不让他吃,馋死他!”

      这时,蹲在屋顶的卫左,眉往下扯,嘴角往下拉,连鼻孔都成半月形,一张阳光帅脸变成半颗老苦瓜,顾姑娘猜出来了……呜,他就是那个昧着良心害她的小偷啦……

      卫左心中有怨,臭阿离、笨阿离,王爷的脑袋不清楚,怎会让只有一张臭嘴的阿离去监视顾姑娘,瞧!全露馅了。

      错,不光露馅,还投向敌方阵营,再过不久,她就要开始演反间计了。

      不行啊,卫右什么时候回来?得靠他的“美人计”,主子才有机会扳回一城。

      把泡菜腌好,封住瓮口,两人刚走到菜园,就听门外有人拍门大喊。

      顾绮年和莫离互看一眼,谁没事会到待春院沾鬼气?

      “我去看看?!惫绥材昕觳阶吖?,拉开木闩。

      几个月前送她过来的郭嬷嬷,领着两个痩棱棱、脏兮兮的孩子站在门边,她身后跟着三个粗使婆子,各自挑了扁担,扁担前后的竹篓子里装满地瓜米面、油和一些肉蛋。

      看见顾绮年,郭嬷嬷松口气,喊这么久没人应声,她还以为顾绮年被鬼收去了呢。

      “郭嬷嬷,怎么有空过来,要不要到里面坐坐?”

      到里面坐坐?她又没发疯!

      前些日子,有两个不怕死的长工赌得厉害,把月银输光,不敢回家,怕没法子对婆娘交代,不晓得是哪个缺德的,告诉他们孟侧妃的嫁妆还放在待春院里,结果人穷胆子大,他们还真的跑过来偷。

      还没进门呢,就听见女鬼号哭的声音,哭得那是一整个凄厉啊,两人吓破胆子,回去后连续发烧半个月,还是大夥儿凑分子,请马道婆来驱鬼,他们才勉强能够下床。

      莫离没听见郭嬷嬷的心声,如果知道自己的鬼哭神号真有吓到人,大概会略感安慰,觉得自己没白痴得太厉害。

      “不坐了,我是把这两个孩子领过来给你的?!?br />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