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千寻 > 吉运年年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卫翔儇抬头挺胸,满脸傲骨,回答,“我不想当皇子,更不想要那把龙椅,而且我要的尊荣富贵不需要别人给,我会用自己的双手去争取?!?br />
      他的答案让皇帝感到无比的骄傲光荣,这才是他的儿子、他的血脉!

      他的身分,卫翔儇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只除了萧瑀。

      他告诉萧瑀,因为她是第一个带给他温暖的女孩。

      萧瑀听完故事后,冲着他一笑,说:“有差吗?你还是你,人的价值要靠自己创造,而不是靠父母袓先给?!?br />
      那次,他激动地抱住萧瑀,知道这天地间有一个人,她的想法、她的灵魂与自己如此契合,他怎能不激动、不冲动?

      那一刻,他下定决心,他要娶她,他要萧瑀陪自己走一辈子。

      卫翔儇第二次走进这条密道,是为了卫翔祺,他领着大哥走过父皇曾经走过的地道,让他与孟可溪再续前缘。

      这条密道成就了他们的爱情,也为他们带来第一个子嗣。

      他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为了自己,再度走进来。

      天亮了吗?应该天亮了吧,所以……他们在吃早膳了吗?

      莫离形容过他们的早膳,很简单的米粥,却被她说得好像天上有人间无似的,能尝到是累积多少代的福分。

      夸不夸张?很夸张!不过他的确清楚,莫离的舌头有多刁。

      卫翔儇在大卫王朝开了十七家酒楼饭馆,都是当地首屈一指的,但她吃过一圈后,给他的评语皆是“尚可”、“勉强”、“马马虎虎”。

      每次听到评语,他都会回她一句,“你就当一辈子的牙签吧?!?br />
      她连当棍子的资格都没有,当牙签已经是他宽容了——这个没胸部、没屁股、没腰身,还敢说自己是女人的女人。

      四个月了吗?应该还不到,不长的日子牙签却大了好几号,该凸的、该翘的地方多了肉,衣服绷得让人看着难受。

      卫左甚至说:“卫右回来后,肯定会闹着主子爷把他的阿离找回来,因为那丫头已经好看得不像牙签了?!?br />
      所以尽管莫离说话夸张,他还是愿意相信,尤其吃过顾绮年炒的空心菜之后。

      到底了,他一步步爬上阶梯,推开门,主屋里面已经没有人。

      卫左回禀,这屋子是春天、夏天住的。

      春天、夏天?堂堂靖王爷的儿子居然是这样取名字的——你喜欢什么?

      如果他们回答喜欢小狗、小猫,他的儿子是不是要叫狗狗、喵喵?什么鬼法子,偏那两个孩子很高兴、更自信,因为顾绮年把他们的话听进去,并且认真对待。

      忍不住地,他又想起莫离说过的,她说:“顾绮年就是会让身边的人感到自在舒心??!”

      她真有那么好?连半点坏心眼都没?对孟可溪留下来的嫁妆真的不上心?

      莫离转告了她的话,有点讽刺、有些挑衅,她还真是不在乎惹火自己!

      这样的顾绮年,再度让他感到迷糊,他问着重复过几百次的话——她还是那个顾绮年吗?为了自保,拿刀子划过他喉管的女人?

      屋子里整理得干净整齐,他对偷窥没有兴趣,却还是打开柜子。

      春天、夏天的衣柜里有将近十套衣服,质料不是顶好,却是结实舒服的,床上的棉被叠得有些乱,但看得出尽力了。

      是春天、夏天自己动的手?

      房间里还有一张长长的软榻,是几年前大哥命人打造的,只因为孟可溪想要。

      现在它成了卫左睡觉的地方,卫左说,是顾绮年吩咐的,怕春天、夏天半夜惊醒,有大人在身边比较好。

      卫左欣然接受,是啊,睡软榻怎么都比睡屋顶舒服。

      卫左和莫离的态度让他自?。核遣皇歉鍪О艿闹髯??

      为什么他给莫离和卫左的任务是监视,到频来却一个变成顾绮年的宠物,一个变成奶娘之类的角色?

      走出主屋,左边是书房,右边是小花厅,办过去就是下人房,听说他们都是在花厅里吃饭的。深吸一口气,空气里有淡淡的食物杏,遛赚约听见灶房里有锅铲翻动的声音。

      踏出房门,放眼望去,他愣住了——这里是……待春院?

      没有仆婢,没有长工,就一个女人和两个监视的人,可是顾绮年竟然能把待春院变成一个家?有人味、有笑声,鲜活生动的家?

      长满荒草的花圃变成菜园,放眼望去一片郁郁青青,刚种下的青江菜,一棵棵从泥土中探出头来,番茄奋力往上爬,几根树枝搭成的简单架子上,绿的红的,结实累累。

      白色的辣椒花开一堆,绿色的叶子成了点缀,几条性急的小辣椒透出漂亮的澄红,一球球的包心菜、一棵棵的小白菜……生命力旺盛。

      卫翔儇的视线停留在番茄上,它们被种在菜圃里,是因为顾绮年拿它们当“菜”吗?番茄果实颜色鲜艳亮眼,在院子里摆上一盆,红红绿绿的很赏心悦目,百姓?;嶂掷垂凵?。

      他知道番茄可以吃,是因为萧瑀,她爱吃,什么新鲜货都要尝尝,尝着尝着让她试出不少好味道。那么顾绮年呢?她怎么知道番茄可以吃?

      纵身飞上屋顶,就见卫左盘着腿,坐在上头监视整个待春院。

      发现主子爷,卫左急急起身行礼,卫翔儇挥挥手,自己寻一处坐下。

      卫左跟着蹲在王爷身旁,呼……他下意识拍拍胸口,暗道一声“侥幸”,事实上,他已经很少待在屋顶上,要不是还牢记王爷的吩咐,偶尔飞上来点个卯,不然……他都快换主子了。

      这里的视野确实不错,卫翔儇前后眺望,屋子前头是菜园,后面搭了瓜棚和晒衣架,架子上刚晾的衣服还在滴水。

      后院很大,一堆新劈的木柴堆成一座小山丘,那是卫左的功劳吧?

      屋子右边是池塘,池塘旁边养鸡养鸭,塘里的枯枝败叶捞得干干净净,莲花迎着朝阳开得灿烂热烈,空气里飘着淡淡的清冽花香。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