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千寻 > 吉运年年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我们会认真学习?!?br />
      顿时,卫翔儇额头黑线滑下。他没想要送两个婢女过来,倒是认真考虑要不要送个先生来,要不两个儿子会不会被顾绮年教歪了?

      “好啦,快点吃饭,待会儿还要上课?!?br />
      顾绮年把夏天放回长凳上,替他把稀饭吹凉,夏天没张口,却和春天两个兄弟四颗眼珠子巴巴地望着顾绮年。

      “怎么了?吃饭??!”顾绮年不解,今天的早饭不合胃口吗?

      夏天皱眉头,再次强调?“我尿床了?!?br />
      “我知道,你已经说过?!?br />
      “那……”夏天犹豫一下,又问:“不必罚跪,不必打板子,还可以吃饭吗?”

      “姨不要我们了吗?”春天也追问。

      顾绮年一头雾水,这是哪桩跟哪桩,话不是已经说开了,怎又绕回原处?

      卫左倒是猜出来了,他苦笑问道:“以前你们尿床,都会被养娘罚跪、打板子,不准吃饭?”

      两张一模一样的漂亮小脸同时点头。

      他们老是招惹出她的心酸,顾绮年叹气。

      莫离一个火大,把椅子推开,用力起身,又要去找人拚命。

      “卫左,你说,那个徐娇住在哪里?”她指着卫左的鼻子问。他是跟在王爷身边的,事情知道得清楚,徐娇、徐寡妇的故事都是卫左传给她们知晓的。

      “行了,你不要添乱?!蔽雷蟮伤谎??!澳慊瓜哟禾?、夏天不够害怕?”

      顾绮年拉过春天和夏天小小的手,还不满五岁的孩子啊,掌心这么粗,不知道做过多少工、吃过多少苦。

      “姨告诉你们,每个大人的想法不同,也许养娘认为,小孩子需要吃苦耐劳,需要靠打骂才能记得住教训,但姨的想法是,身为小孩子,有犯错的权利,如果从不犯错,你们怎么会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所以,犯错没关系,重要的是知错能改,那么长大之后,你们会少绕一些远路,少做些徒劳无功的傻事,这个叫做经验法则。但尿床不是犯错,尿床是因为你们的身体还没长好,等你们长得够大、够强壮,到时候便是姨想逼你们尿床,你们都办不到。

      “如果非要检讨有没有做错的话,说实话吧,昨天晚上谁偷喝珍珠奶茶?”

      顾绮年正等着他们认错呢,没想到两个孩子同时把手指向卫左。

      卫左不满了,急忙撇清,“阿离也有喝,你们也有喝啊?!?br />
      “是左叔说,我们要喝一口才能睡?!毕奶炀堇砹φ?。

      “对,左叔说我们喝了,才不会跟姨告状?!贝禾焖党龉丶?。

      顾绮年瞥卫左一眼,分明没有杀伤力,可卫左却心惊胆颤。

      她笑容很温柔,嘴巴却带上刺,“不错嘛,这么小就教他们投名状,用心良苦??!”

      “是阿离出的主意?!蔽雷蟛唤驳酪?,把莫离拉出来一起挨刀。

      莫离揍不到徐娇,脾气已经不好,卫左还不知死活把她拉出来挡刀,想也不想,拳头一挥往他脸上揍去。

      卫左不敢回手,只能东藏西躲,躲开莫离攻击。

      顿时,屋子里炸锅了,叫好的、喊加油的,笑声、闹声震得卫翔儇耳膜发痛,连吃顿饭都不能好好吃吗?非要闹成这样。

      他撇撇嘴,脸上不屑,可心里甜甜暖暖,他也想要加入这样的热闹,只是……顾绮年的话,重重压上心头……

      不想吃中饭、晚饭,不想碰任何东西,他像一滩烂泥巴,动也不想动。

      今天他犯错了,这个错很严重,连大哥都受到牵连,被罚在御书房前跪一个时辰,膝盖跪得红肿。

      他满肚子抱歉,大哥还忙着安慰自己,大哥越是这样,他越难受。

      奶娘劝不动他,竟然让小厮搬梯子爬过墙,把萧瑀叫到他跟前。

      她不急着劝他,只把一块糖放到他嘴边,说:“尝尝,我的手劲小,黑枣磨得不够细致,不过味道还不错?!?br />
      他不应声,背过身子,把头埋进床里,半晌,他听见萧瑀在自己身后咬着糖块的声音。

      他噘起嘴,暗骂一声“没良心”,竟然自顾自吃起来?这时,他听见她慢悠悠地说——

      “你只是个孩子,本来就有犯错的权利,如果因为犯错而责怪自己,让自己一蹶不振,那就是傻子了?!?br />
      他憋不过气,猛地转身坐起,怒道:“你懂什么,谁说小孩有犯错的权利?你知不知道,我推皇后娘娘一把,把她的孩子给推没了,大哥为了保我,被皇上罚跪。

      “御书房前人来人往,堂堂的大皇子这一跪丢的不是面子,还有地位、权力、未来。那些官员惯会看碟子下菜,皇上为葛皇后罚哥,意谓着在皇上心里先皇后不算什么,葛氏一族和葛皇后才是他看重的!”

      萧瑀停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问:“你一个外男,怎么能走着走着就走到皇后跟前?你又不是那等鲁莽之人,怎会没事跑去推皇后一把?

      “后宫是什么地方,葛皇后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又不是小宫女,还是个怀了龙胎的得势人物,为什么走到哪里身边没有围着一堆人,又怎能恰恰好就被你推得孩子都没了?”

      她这一说,他把事情从头到尾串起来,通了!是故意的,是陷阱,他就这样傻乎乎地跳进去。

      见他表情骤变,萧瑀知道他找到症结点了,叹口气说:“若我没猜错,皇上不是在罚大皇子为你说情,而是在罚大皇子看不透真相、理不清脉络,什么都不通透就敢为你求情。

      “在外人眼里,后宫是一团繁花似锦,唯有真正在里面生存的,才晓得那是风口浪尖,稍有闪失,便是齎粉之祸。大皇子若没有一颗玲珑剔透心,怎能在那种地方长保安泰?皇上能帮他一时,岂能助他一世?”

      萧瑀的话让他恍然大悟。

      她笑着往他嘴巴塞糖,说道:“别闷了,吃点甜的.开心、开心,大皇子犯了错,才能在往后学会走稳每一步,记住,皇上不是罚他,而是爱他?!?br />
      卫翔儇把她的话听进去了,用力嚼几下,甜甜的、香香的,好吃得让他眯起眼?!罢馐鞘裁??”

      “是南枣核桃糕,枣子补血、核桃益脑,小孩子要多吃一点,才不会傻乎乎的,碰到问题不想清楚只会对自己发脾气?!彼崴妇?。

      他欣然接受,再吃几块,边吃边点评?!氨让壑颂液贸缘枚??!?br />
      “当然,这可费功夫的呢,下回你帮我磨黑枣?”

      身为小孩,有犯错的权利?小瑀这么说,顾绮年也这么说?

      为什么她们这么像?食单、字迹、厨艺、番茄、想法……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