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千寻 > 吉运年年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她用力咬住下唇,直到血腥味在唇舌间化开,泪翻滚……

      她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她知道世界不会照着她的意愿走,她知道在走进待春院的那一刻,她的爱情就断了线。

      呵呵,穿越人的天真,以为爱情至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它发生,谁知道,在绝对的威权底下,爱情只能昙花一现。

      “愿意吗?”王妃凝声追问。

      她弯身,双膝跪地,“多谢王妃仁慈?!?br />
      比起死,不过是逼婚,确实很仁慈,是不?讽刺的笑凝在嘴角,仁慈……

      “回去备嫁吧,皇上会亲自为你赐婚,让你风光出嫁,以后忘记儇儿,和丈夫好好过日子吧?!?br />
      萧瑀定眼望住王妃,像是想看清楚什么似的。

      但,哪看得清?她只是一颗棋子,只能随着别人的意志起舞,她走的方向不是她要的,她的人生是操控在别人手中的不归路。

      可笑吧,她被操控,却要自己承担后果.,别人逼着她不幸,她却必须把日子好好过。这是什么神逻辑?这是什么鬼定理?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世界?

      谁来告诉她,没有阿儇,日子要怎么“好好过”?她要怎么快乐、怎么幸福?怎么把自己泡进蜜糖里?

      没有阿儇,哪还有说不完的话、听不完的笑声,哪来的欣喜若狂,哪来的幸福缠绵?

      再也不能了,活了两辈子,还以为终于找到爱情,终于可以勇敢一回,没想到……通通没有了……

      萧瑀躲在屋里,整整哭两天,她没能见阿儇最后一面。

      一个月后,她的父亲改名换姓,成为名不见经传的升斗小民,而她带着嫁妆嫁进刘家,成刘家新妇。

      她不能反抗,只能对着圣旨磕头谢恩。

      讽刺吗?当然是天大地大的讽刺,朝廷拿走萧家财产,匆匆忙忙地把十三岁的她嫁掉,然后她还要心怀感激,跪地谢恩,真是……恶心……

      顾绮年猛然惊醒,圆瞠的双眼在黑暗中寻找焦距,不知道是哪里的利爪,狠狠地朝她的心脏挠着、撕扯着,一下一下抽搐的疼痛。

      鼻中微酸,眼中肿胀,她再也抑不住泪意,垂阵,湿了双睫。她不自觉地抱紧棉被,头紧紧抵着,心中五味杂陈。

      那不是她的记忆,可是萧瑀的哀恸却一阵阵传到心中……

      盼过几个人,进过几座城,为何今生相遇却不能相认。

      是谁伤得太深,再不敢爱别人。

      人去楼空荒烟蔓草,梦无声。

      时光飞,流星坠,狂风吹,寒雨夜。我寻你三界,圆无缘的缘……

      顾绮年放下棉被,倾耳细听,是谁在唱歌?是谁在哀泣?是谁今生相遇却不能相认?又是谁寻谁三界,想要圆起无缘的缘?

      §第十一章 根本是一座牧场

      柳姨娘和喜雀趴在冰冷的地砖上,身上星星点点的溅满鲜血,眼看只剩一口气了,柳姨娘早已忍受不住画押,喜雀还在硬撑着。

      葛嘉琳冷酷地笑着,以为攀咬上自己,就能无罪升天?可惜了,案子是她审的,就算她是凶手,也不会被脏水波及。

      “怎样,能画押了吗?”她慢条斯理地问。

      十天过去,爷迟迟没进后院,是生气自己没让这个案子了结?

      肯定是,家丑不能外扬,张柔儿是皇后娘娘的人,万一事情从她嘴巴传扬出去,一个治家不严的罪名,足够那些闲着没事干的御史大作文章。

      爷的名声,她得好好护着。

      葛嘉琳笑望张柔儿,以为这样便赢了吗?还没呢,往后的路长得很,希望她能走得像现在这么稳。

      喜雀破罐子破摔,已经走到这步田地,她决定赌一回?!盎??行!但上头得添上一行字,载明此事是受王妃指使?!?br />
      葛嘉琳双眼射出一道凌厉眸光,不见棺材不掉泪!

      她走到喜雀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往上扯,逼得喜雀不得不抬头与她对望。

      “瞧瞧,都打得吐血了,还想攀咬说谎?当真以为本王妃是吃素的?!?br />
      吃素?客气了,她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猛虎?!拔?、没、说、谎!”

      “你承不承认说谎不重要,我这里多得是证据,快点画押吧,别浪费大家的时间?!?br />
      “我不……”喜雀硬声相抗。

      葛嘉琳轻笑两声?!罢娌幌媚愕钠と馐鞘裁醋龅?,难不成天底下真有铜皮铁骨这回事?让我猜猜,你这么倔强是在等什么?等……哦哦,等你那个叫阿奇的干弟弟向王爷禀报吗 ?四、五……罪状可不少呢?!?br />
      葛嘉琳的话像一把火,瞬间烧掉她最后一丝希望,阿奇不在了?那她的爹娘呢?她的哥哥嫂嫂呢?

      “看来,你终于想通了?没错,你爹娘兄嫂是死是活还得看你的表现。怎样,要招认不?你画押,本王妃便保你父母兄嫂无事,如何?”

      淡淡的冷笑凝在眼底,她这可是要用四条性命换喜雀一条命呐,怎么算都是她吃亏,不过无妨,她是王妃嘛,是该大气些。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