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千寻 > 吉运年年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八


      “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是当今皇帝最倚重的大臣,也是萧瑀的义兄,你家刘铵不过是二品大员,人家可是封王封爵的大人物。

      “这位爷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差了些,你再不交代清楚,下一巴掌肯定会打在你脸上,爷耐心不足,千万别等到他断你手脚、把你削成人棍后再老实说,那时候恐怕爷都没耐心听了。反正你不说,你婆婆会说,你婆婆不说,面对皇上时你夫君说不说?”

      这话够吓人的了,萧氏怎么都没想到萧瑀还有这么大一座靠山。

      “说不说?”卫翔儇扬声一喊,萧氏再也撑不住了,她连忙跪地磕头求铙。

      “我叫李婉娘,是夫君的表妹,家中落难,寄住在姨母家中,若不是皇上赐婚,娘和姨母已打算让我和表哥成“萧妹妹嫁进刘府后,姨母希望妹妹同意我进门为妾,妹妹虽心有不甘,到最后为着自己的名声,还是勉为其难点头了,原本我们可以和和乐乐地过日子,可是妹妹她……”

      “她怎样?”他想剁了她!

      “她忤逆婆婆,对夫君不恭,但这门亲事是皇上赐的,就算不满,夫君与婆婆也不得不忍气吞声。

      “那次她与婆婆置气,怒气冲天地离开,谁知道一怒之下,妹妹竟会想不开,跳进荷塘寻死,发现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

      “婆婆后悔,夫君震惊,这门亲事是皇上赐下的,才成亲两年妹妹就出意外,为怕皇上怪罪,这才隐下妹妹的死讯,由我顶替妹妹的身分?!?br />
      哼哼,说得真好,刘府一家都是大善人,只有小瑀坏,专逼人家忍气吞声,是以为他不了解小瑀,还是笃定死无对证,竟敢这般胸有成竹在他面前信口雌黄!

      “话说得不尽不实,你当真以为我是吃素的吗?”

      卫翔儇的口气不轻不重,却压得她喘不过气,抚着胸口,她觉得快要室息。

      “是实话,大大的实话,我发誓,绝无一句虚言?!?br />
      “是句句虚言吧,小瑀才不在乎名声,若她不想让你进门,她会有一百种法子让你心甘情愿嫁给别人。小瑀再聪慧不过,她会利用嫁妆经营事业,代表她打算在刘家安身立命,既是如此,何必忤逆婆婆,对夫君不恭?

      “再说,如果她真的生气刘家老太婆,一山难容二虎,要么,逼得刘老太婆跳河,要么,离开刘府单过,干么想不开?她又不是没有后路。

      “至于为什么让你顶替小瑀的名号?再简单不过,是那些铺子的掌柜只服小瑀不服你们吧?若他们知道小瑀已死,怕是早就卷财卖铺,走得一干二净,哪肯留下来替你们卖命,我说得对不对?”

      李婉娘像见鬼似的望着卫翔儇,他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随便一猜就猜得八九不离十?

      她不敢开口了,只能不断抹着泪珠子,求铙似的看着他。

      卫翔儇越想越气,要不是他探听到萧瑀尽全力经营铺子,要不是他相信萧瑀过得很好,他不会放手的。

      他不会离开齐州、不会回京,更不会接受皇帝的赐婚,没想到他一转身她就遭遇不测……他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女人劈成八段。

      孟可溪看看卫翔儇,再看看李婉娘,她理解卫翔儇的愤怒,可再气,他能怎么办?

      萧瑀已经死去多年,尸骨早已化为尘土,而现在刘铵是他们想拉拢的,总不能在这里把人家的妻子给剁了。

      她上前把李婉娘拉起来,说:“你先回去吧?!?br />
      孟可溪说不出劝慰的话,只急着把人往外推,直到将人送走之后,她回到包厢里,语重心长地对卫翔儇说:“靖王爷,以大局为重??!”

      卫翔儇冷笑?!靶‖r的性命无关大局,所以死得不明不白无所谓?”

      孟可溪知他心糟,不愿计较,“我不是这意思,替萧姑娘讨回公道一定要的,但总得先查明事实真相,是不是?”

      卫翔儇一肚子火气,明知孟可溪说得对,可是,他就是呕,就是忿忿不平。

      不语,他快步转身走出去。

      满腹火气无处发泄,他想纵马快奔,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不允许他任性。

      把缰绳往卫右手上一抛,自己快步往“家”的方向走,他必须快点回去,快点看到那张能让自己心定的脸,必须……

      什么时候,顾绮年成了他的定海神针?

      是不知不觉间、一点一点慢慢形成?是一次一次交谈里,让他慢慢交心?是命中注定他会爱上她,然后死在她手里?所以任凭他心中有数,还是逃不过劫运?

      如果这是注定……好吧,就让命运带他走进去……

      只是心痛,只是怀疑,为什么自己和小瑀不是命中注定?如果无分,为什么让他们相聚?如果有缘,为什么结局是阴阳分离?

      他走得飞快,却不料被挡在路中。

      有人群围在路中央,卫翔儇不感兴趣,推开几个人,想直接穿过去,这时声音传来——

      “妹夫,救命!”

      妹夫?!他转头,望向声音方向,是葛嘉为,葛从悠的庶子、葛嘉琳的同母哥哥。

      葛嘉为不学无术,不求仕途、不管庶务,成天混吃等死,光是正妻已经娶进第三任,听说前两任都是被活活气死的,姨娘小妾更是多到不可胜数。

      他成日流连妓院青楼,看到貌美的良家女非抢不可,这几年不知闹出多少事,京城百姓提到他尽是咬牙切齿。

      葛嘉为带来的家丁被打倒在地,而他的脸上精彩无比,青青紫紫的找不到一块完肤,发现了卫翔儇,胆子立马肥了起来。

      他指着眼前的小娘子和壮汉道:“有种别走,我妹婿靖王爷来了,还想打我吗?来啊、来啊,这里给你打!”他嚣张的拍拍自己胸口。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