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千寻 > 吉运年年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九


      越想脚越软,在旁搀着郭嬷嬷的丫头吓得一脸惨白。

      “王妃……”郭嬷嬷再也忍不住,轻喊出声。

      正在想事的葛嘉琳被打断,脸色非常难看,一个转身,发现跟在身后的下人竟然一个个离得那么远。

      怒火陡然生起,她冲上前,啪啪啪几个巴掌,话还没说呢,郭嬷嬷已经被巴掌呼得眼前一片黑。

      “怕鬼吗?很好,你们想清楚,是鬼可怕还是五十大棍可怕,怕鬼的大可留在这里等着领罚,不怕的就跟我走!”

      葛嘉琳丢下话,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一群下人面面相觑,鬼会不会吓死人难说,但五十棍打下去,绝对连一口气都留不住。

      “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夏荷给自己壮胆,抢快一步往前走。

      剩下的人见状,纷纷跟上,一群人推推挤挤地,走到待春院门口。

      上头的牌匾已经斑驳得很严重,两扇厚重的木门油漆剥落,门外的野草长到齐腰,到处一片荒凉凄然景象。

      这里是靖王府最偏僻的地方,王府原本只分内外院,外院是王爷和幕僚议事的地方,后院是女眷住处。

      自从孟侧妃死后,后院又分成两个部分,以静听院做为划分,静听院前面是活人活动的地方,静听院后面的花圜、池塘、林子以及待春院是鬼活动的范畴,泾渭分明,互不甘扰。

      葛嘉琳也害怕,她没有顾绮年平生不做亏心事的气势,相反的,她的亏心事做得还很多。她深吸气,越走越近,直到两手能触及大门才停下。

      看一眼身后下人,即使再害怕,想起那五十棍,还是有人硬着头皮上前,试图把门推开。

      试过一会儿,领头的夏荷转身道:“王妃,门从里面闩上了,要不要奴婢敲门?”

      葛嘉琳还来不及回答,里头传来一阵笑声——

      “阿儇,你看……”

      下意识地,她举手阻止夏荷。

      葛嘉琳向前走两步,把耳朵贴在门上,女人的声音有点陌生,但阿轩?顾绮年在里头收留了男人?她这么大胆!

      “爹,再荡高一点儿?!毕奶齑蠛?。

      “小心,别摔了!”

      卫翔儇声音出现那刻,葛嘉琳像突然间被人丢进油锅里炸了一圈,每寸皮肤都被千针万针迅速地戳着,她痛得喊不出声音,哭不出眼泪。

      所有事全通了……

      王爷没回王府?呵呵,错了,王爷从头到尾都在王府里,只是不在静思院。

      直觉没有错,顾绮年是个危险货色,她那么美、那样妖娆,王爷怎么可能不动心,却看上张柔儿那个蠢货?这是移祸江东啊,在她一心一意对付张柔儿的同时,王爷已经在待春院里和顾绮年玉成好事。

      王爷为什么这样做?因为知道她会对顾绮年下毒手?因为早就认定她是毒妇?因为他要让张柔儿引出自己这条毒蛇,好替顾绮年腾位置?

      心发冷,葛嘉琳掐紧拳头,指甲陷入掌心,她受不得这样的冲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顾绮年看着订单,蹙眉叹气。

      何必呢?自从甜田开幕后,刘铵每天都订十条蛋糕,听说朝堂上共事的大臣都收过他的礼,她不懂他要做什么?

      卢大哥把刘铵第一次进甜田的经过说了,他问得那么仔细,难道以为这是萧瑀开的店?可是,他不知道萧瑀已经死了吗?

      昨天卢大哥让红儿带话,说刘铵想见她一面。

      她不想见,却又忍不住好奇,见她犹豫,卫翔儇替她做出决定,所以她现在在甜田里。铺子里的生意越来越稳定,每天送过来的货约莫可以卖掉八、九成,蛋糕不太能久放,只接受预约订作。

      “顾姑娘,你什么时候才让小添、小香过来?”

      “再过几天吧,她们还没办法独立作业?!?br />
      “姊夫带来的面包挺好吃的,姑娘打算卖吗?”

      “我有考虑过,但如果卖面包的话,这个铺面太小了?!?br />
      “要不,把隔壁盘下来,一边卖面包,一边卖甜点?”卢焕真生意越做越上手,满脑子想着如何扩大营业。

      “我和何大叔讨论过再说?!?br />
      卢焕真笑了笑,问:“对了,秦尚书府的订单已经下了,那天可得让四位姑娘都过来帮忙?!?br />
      他探听过了,秦尚书面子大、人脉广,每年办的赏花宴都会有不少清流名士、世家贵人参加,如果甜田能够在秦尚书府的赏花宴里出名,往后京里的宴会少不了他们的生意。

      “当然,连阿离都想凑一脚?!崩淝骞缕У哪朐嚼丛较不洞杖饶至?,这个改变让所有人都深感讶异。

      刘铵在这时候进了铺子。

      顾绮年转头,目光迎上,她微微颔首,起身问道:“听说刘大人想见我?”

      时间会改变一个人,被风霜洗礼过的刘铵已不复当年的憨厚,她淡淡注视着他。

      刘铵为她的美丽惊艳,但心底却微微失落,早该知道的,知道顾绮年不会是萧瑀,可偏要见上一面,他才能教自已死心。

      深吸气,刘铵问:“姑娘能否告知,是谁教会你做蛋糕的?”

      她应该平心静气,随便胡诌个人,或说从某某古籍里学会的,但是反骨症发作,她噙起冷笑,问:“刘大人真的想知道?”

      “如果我告诉刘大人答案,刘大人是不是也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