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季 > 追拿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在施余欢说得口沫横飞时,谷均逸抛出的这个问题着实让她的脑袋打出了一个死结,连带舌头也变得很不灵活,就那么呆愣在原地。

      他是什么意思?施余欢瞇起眼,他相信对方绝不是那种耍冷幽默的高手,而谷均逸那冷着的臭脸也让她觉得,自己是做了什么天地不容的事,问这个问题也太没神经了吧,说得好像她正散发着什么他所不能忍的恶臭一样。

      “这又关你什么事了?现在说的是小渔的事!”她觉得自己很有道理,可身体就是止不住想逃跑的冲动,明明是他先靠过来,又一脸的嫌弃与不耐,她为什么要跑??!

      “是什么?”他只是垂眼又问她一遍,一点也没考虑过低下头来。

      “什、什么也没擦啦!”这人也未免太莫名其妙了,还是说这些自认自己很了不起的人都有点怪怪的,“告诉你,除了牙膏是薄荷味的,我身上没有用其他任何带味道的东西,你满意了吗?”为了快些结束这无厘头的插曲,施余欢又强调了一遍。

      可就是这句话,给她惹了祸,她心中还在为宁小渔的安危担心,这个始作俑者的男人却将正事悬在一边,对她动起手来了。

      他伸出来的手,让她以为下一刻自己的脖子就要被掐住了,可被掐住的地方是下巴,那只有力的大手,轻巧地抬起了她的下巴。

      “真的?”谷均逸像被戳到痛处,他想从她的眼中看到谎言,可他看到的只有愤怒和惊愕。

      “你!”施余欢承认对一个陌生人来说,她对谷均逸算是很没有礼貌的,她怎么可能对一个可能将宁小渔送进监狱的人好声好气!可是,相比他所做的“回礼”,她简直变成了中世纪的英国绅士,这个穿得西装革履、也算是有头有脸的男人,竟然在众人面前强吻她!

      谷均逸捏着她的下巴,抬高她的脸,连一句话都没让她说完,就那么俯下头,一口含住了她正欲吐出下个字的嘴,还把舌头也伸了进来!

      施余欢只觉得自己大脑里有一座电压炉快爆炸了,冒火的雾气充斥着她的头脑,他的舌头缠绕着她的舌,扫过她的齿,她的反应就只有木然,当他那灼热灵巧的舌尖向上勾弄她的小舌时,她从喉咙开始冒出一束电流直达头部。

      这一电之下她才想到必须反抗,她双手攥成拳,欲狠狠地给他来上两拳,挥出后撞在他厚实的胸前,反把她的手撞痛了。

      “唔……”她额头冒汗,发现自己竟然使不出力气。

      在她连捶了他好几下后,谷均逸才总算腻了一般,缓缓离开她;好不容易接触到空气,施余欢什么都顾不得,先大口吸气再说,对方却没事人一样,居高临下地瞧着她的狼狈样。

      “的确只有薄荷味?!惫染莸?,将他得到的结论抛了出来。

      面对他的从容,施余欢和宁小渔都变身为鱼,只有嘴一张一合的份,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哪有人为了验证牙膏的味道,就擅自夺走人家初吻的……

      “走吧?!惫染荻运踉谝巫永锏哪∮?,好像刚才的事已经是三十年前发生的,“既然侵入的工作是你一个人完成的,只要你合作就没事了?!?br />
      施余欢当然极力反对,可宁小渔犹豫了下后却推开她。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跟你们走,就不会再找欢欢的麻烦吗?”得到了谷均逸的默认后,宁小渔点了点头。

      见她就那样跟着宗钦出去,施余欢急得大叫:“小渔,不要听他的啦!”

      可门已经被宗钦关上,而她的身前又多了个谷均逸挡住去路。

      一下子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两个,施余欢的脸更烫了,一部份是气的;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要以宁小渔的事为第一才行。

      宗钦会先带小渔离开,分明是得到了他的命令,她不认为留下的人是要当摆设的,她怒视谷均逸,“你到底想做什么?”

      谷均逸既没有小人得志的得意、也没有酝酿阴谋时的阴暗,他还是冷着那张脸,简直像个严谨的科学家,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他很快地回答:“想她没事,明天来见我?!?br />
      施余欢如鲠在喉,她不相信世界上真有这种拿卑鄙当常识的人,“你刚刚才答应过小渔的……”

      “随你?!彼粝禄?,看了她一眼后转身而去。

      施余欢放弃追上去,反而跺到宁小渔坐过的那把转椅旁,慢慢地坐了下去。

      只要结果是谷均逸所要的,过程越简单直接越好,如果世界末日,世上只剩一家店在出售纯净水,那么比起攥着大把钞票大排长龙,他一定选择用钱去换武器洗劫那间店;谷均逸不认为世上真有什么是必须要去遵守的,并为了某种虚无的存在去缩减自己生存的可能性,不管时局是怎样,他都觉得那是愚蠢的事。

      自己要达到的目的只要快速地达到就好了,中规中矩的做事效率往往太慢,有什么能比快速地满足自己更有价值?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失望,他习惯走快捷方式,对人、对事都是如此,当然对施余欢也是一样。

      他必须再次见到她,不容有任何的不确定,她身上的味道、她咄咄逼人的姿态,和那个连他自己都觉得来得突然的吻,所有一切加在一起,就成了他不可能轻易放过她的理由。

      而现在,他不用去考虑该怎样安抚那头小母狮、不用向她解释那连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的目的,亦不用担心她的变卦,他用了最简单的方法,保证她一定会主动来到他面前,不会有丝毫的意外。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