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季 > 追拿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谷均逸手握方向盘,扫了眼腕上的表,刚十点,平时如果没什么重要会议,他是不会这么早来公司的。

      这也是一个让他感到古怪的原因,昨天刚见过的人今天还会出现,本不是什么值得去在意的事,可他竟然早早就睁了眼,再也睡不着,等到缓过神来时自己已经是在往公司的路上。

      是想见她吗?需要这样急迫吗?明明连见到她要做什么,都还不晓得。

      当他到Innight大厦的门前时,无意间的一瞥,正好瞥到站在大厦门前的施余欢,谷均逸还将视线在她身上停格了数秒,确认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幻影,他知道她一定会来,可未免也来得太早了些,这样突兀地跳入他的视线很不真实。

      就见施余欢提着个米黄色编织提袋,像塑料假人般,动也不动地立在他公司的门旁,谷均逸熄灭引擎,也不下车;施余欢的水蓝长裙和白色衬衫,衬着她稍低的头及飞起的发,在他脑中成了一张夏日海滩旁的张贴画。

      原来她不是只会跑来跑去、大声骂人、狠狠瞪人,谷均逸远远地看着他,在他脑中印下的那张门框内的虚像,此时彷佛又清晰了些,面前是宽阔背景下一张静态人物画,他才注意到原来她很纤瘦。

      公司的迎宾人员瞧见他的车停在外面,急忙跑出来;谷均逸降下玻璃问那人:“她从什么时候起站在那的?”

      那人朝他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立刻露出一脸苦相,怕被责备一般把责任推得远远地,“我也不清楚,今早来上班时就见那位小姐在那了,我们问她,她就说是在等总裁你,可那位小姐没有预约,服务台也没有办法?!?br />
      “那就让她那样在外面等着了?”

      “当然不是!本来是叫她在大厅等的,但那位小姐不同意,她又一开口都是……呃,对总裁很不客气的话,我们怕她会闹出什么事,就由着她了……”

      看来,她还真是心不甘、情不愿,谷均逸不难想象那场面,当着他的面她都够不客气了!他是叫她来没错,可是没想到她会来得这么早,迎宾人员上班是早上七点,那她到底是几点到的?

      打发了迎宾,谷均逸刚下车,两束带着敌意的光箭已经在他身上射出了两个小洞,他很习惯别人向他投来的敌意,但这样赤裸裸不加修饰的厌恶,还是让他感到新鲜。

      施余欢不再是无所事事地低着头,她此时离他很远,但她眼中的两簇小火苗仍是清楚可见,想必她一直留意着来到公司的每辆车,总算是把他给抓到了。

      在锁定他的同时,施余欢并未辜负他的期望,快步地朝这边冲了过来。

      “小渔呢?”她站都没站稳,劈头质问。

      一张意料之中的怒容,冒火的圆眼下是好大的黑眼圈,她如此地担心宁小渔,担心到一夜都没阖眼,一大早就赶来了这里吗?

      “你什么时候到的?”

      “五点!”施余欢底气十足,什么冷、饿、累,全都抛到了脑后,这个被他咒杀了一万遍的男人总算是出现了,摆出那副彬彬有礼的样子给谁看??!“你只说了今天让我来,又没说几点,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在其中耍诈,这下你没话说了吧?快把小渔还给我!”

      她真的已经把他看成一个黑道份子了,难不成以为他会说“因为你来晚了,我已经把她撕票”之类的话吗?

      “还给你?她是你的吗?”谷均逸垂眼看她,“她自己有脚,想回去时自然会回去?!?br />
      废话!要不是站太久,脑袋供血不足没力气,施余欢早就加口水一起把这两个字送给他了,要不是他用威胁的手段把宁小渔骗走,她又怎么用得着同样被他威胁,来这里带小渔回去,哪里是她自己想走就能走得了的!

      她一惊,联想到这个男人的人品极有问题,施余欢几近低声自语:“你不会又耍什么暗招吧……”

      “暗招?”

      “别装傻!小渔到底在哪里,让我见她!”以前看电视的时候,施余欢总是很鄙视电视里,那些一言不和或说不过人家的丑角,嘴上占不到便宜就动起手来的行为,动手又解决不了问题,重要的是就算动起手来也通常占不了上风,有什么问题坐下来解决就好了,就是因为他们的身体总比头脑快一步行动,才只能沦为一个出丑的配角。

      不过此时,她心中深深地同那些丑角起了共鸣,真的就有那么一种人,是用理智和语言无法与其沟通的,和他讲道理就等于逼自己血压上升。

      终于她也冲动敌不过理智地,跑过去一把揪住谷均逸的西装,没想才走两步就觉脚下一软,不是向前,而是向地面扑了过去,同时听到的是自己口中暴出的“哎哟”一声,施余欢膝盖一痛跌在地上。

      所以说,丑角的行为就是用来被人取笑的,施余欢盯着近在眼前的地面,比起痛她更觉得丢脸,一定是自己站得太久,猛地一活动,身体跟不上使不出力了,想到她白白让谷均逸看了场好戏,他肯定更觉得她有够莫名其妙。

      “让我见小渔啦!”她恼羞成怒,连头都不敢抬,一捶地面表示她快到极限了。

      谷均逸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滑稽地跌倒,本来他都已经准备好一只袖子给她抓了,她会转而冲向地面他也很意外啊,以至于连笑的准备都没作好,他又没笑她,她有必要就这样破罐破摔地一直坐在地上不起来吗?那种悲愤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全是为了朋友,难道是真的跌伤了?

      他冷静地分析她倒地不起的意义,而这冷静的沉默对施余欢更成了一种煎熬,她突地仰起头,这次真的改为吼了:“喂,你倒是快说点什么??!”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