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季 > 追拿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谷均逸一把抓住她胳膊,说:“跟我回家?!?br />
      施余欢完全是怕自己胳膊有断掉的危险,才顺从地被他拉起,可谷均逸并不满足于此,她刚起身他就拉着她,直朝门那边走去。

      这下她就弄不懂了,宗钦和那白衣人都在看好戏,没有一个要帮她的样子。她只能凭着自己小小的力气极力反抗,“谷均逸你等等、等一下,你不是来找那四个人的吗?把人家弄成那样就走掉,未免太霸道了!”

      谷均逸还真的停了下来,他转头,一把将她拉了过去,让她狠狠地撞在他身上,让她最近距离地感受到他的情绪,他沉甸甸地直视着她说:“我是来找你的!”

      找她?他不是为了香水的事找那四个人寻仇,碰巧撞上了这一幕,而是特地为她而来的?不可能,就算她摔伤,他也只冷眼地看着,怎么可能遇上这种危险的情况反倒亲自来找她?

      再说……施余欢皱起了眉,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她的手机放在家里,无法通过GPS找到她的所在,要在这么短的时间找一个人,不是大海捞针吗?

      谷均逸举起她一只胳膊,“这里面有信号发射器?!?br />
      施余欢倒吸口气,他所指的是她戴在手上的手镯,那是谷苓飞前些日子送她的,还叮嘱她一定要时刻戴着,不然他会生气。

      这么说来,谷苓飞会那么说是受了他这个做父亲的指示,送她手镯也是谷均逸的意思?她瞪大了眼,不敢置信,“你怎么能利用小飞?”

      “如果是我送,你会要吗?”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连多解释一句都不想,强势地拉着她,只有一句话:“回家?!?br />
      谷均逸视周围一切为无物,还是那白衣人比较有正义感,眼看谷均逸强抢民女快要成功,打断他问了句:“这四个人要怎么办?再这么下去真的会很危险喔?!?br />
      “人是你打的,问我做什么?!彼囊馑际遣还苣切┤说乃阑盍?。

      施余欢总算明白自己招惹的到底是个怎么样危险的人物,几乎是认命地被他拉出饭店,塞进了车里,车子一路朝谷家开去,施余欢也一路无语。

      进了家门他还不放开她,施余欢被他拉到沙发处时实在忍受不了,一个使力甩开了他的手,同时她扯下自己腕上的镯子狠摔在地上,“你有什么权利监视我!”她也不晓得为什么,在这个家里脾气就格外地大,一肚子的委屈和火气全都涌了上来。

      谷均逸瞧了眼地上的手镯,极为冷静,“小飞也有一个,装在手表里?!?br />
      “那又如何?”这只能说明他更加不像话而已!

      “不明白吗??”他默默靠近她,而她被沙发绊住再无法后退,谷均逸抬高了她的下巴说,“这是为了防止你们两个跑掉?!?br />
      “什……”

      “为什么总想着逃走,我说过你哪也去不了?!?br />
      什么跟什么啊,她什么时候要走了?他又凭什么用那趾高气扬的态度指责她!“反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随你高兴好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叫宁小渔暗中找其他资助人的事,源本的人一定会拿这个当条件,你是不是觉得除去育幼院我就没办法困住你了,你打算答应他们的条件是吗?”他俯下身,脸靠她好近,“你打算就这样甩掉我,是吗?”

      这个混蛋,竟然暗地里调查她,调查她就算了,还恶人先告状!

      “是是是!你真是英明神武,什么都被你看出来了!”他不相信任何人也就算了,可不可以不要把别人也想得像他那么卑鄙,施余欢笑了起来,“我是真的想,可那能如何?他们问我你到底是谁,我怎么知道?为了防止我有天会透露你的秘密,你根本什么也没让我知道过,你这么会算计,又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呢?所以不论我多么地想与他们合作也办不到啊!”

      “我是谁?”谷均逸皱了下眉,看不出他是在想这个问题,还是在想她,“他们想知道的是我们是不是有什么靠山吧!”

      “啊?”他怎么知道的……

      “总有些人惊讶于对手的才能,同时又鄙视对手,因而妄想出各种可笑的推论,他们说的靠山如果真的有,那就是我祖父,因为我是被祖父带大的,没他我早就饿死了,也就不会有现在的‘In night’,那些人也就不会有我这个对手。那么现在呢,你要去告诉那些人吗,换来一个逃离我的机会?”

      真是个自大的讨厌鬼!“你神经啊,这算什么秘密!我要是与他们合作,你是不是也会叫人打昏我算了?那就是你的做事方法,不问理由,就顾着你的心意,你就只会说这些!我不要再当你的什么研究素材,有本事你就打昏或者打死我,我不要再这样下去了。我受不了了!”

      这种关系太可悲了,她不要永远在他面前抬不起头,她不要他看她时,只想到利益和他的权威,她要他看着她,只是看着她这个人而已,就像他们初次见面,她冲进他的视线,看到他的眼里满满地全是她。

      她的话触动了谷均逸脑中那根敏感的神经,为什么她就是如此执意地要走?就像他从前的所有女人一样,没有女人会真心爱他,他亦不懂要如何去爱一个女人,可他愿意给其他女人她们想要的一切,放她们走,他也不吝惜给她所有她想要,只为换得她时刻在他眼前,连这样都不行?

      他的态度表现得这样明确,她怎么就是听不懂?他不会讨女人欢心,就算想要那样做也晚了,于是只有用尽各种手段来威胁诱惑,才留得住她,可如今她反弹太大,连这些对她重要的事都不起作用,他的心因某种不确定而慌乱起来。

      “你太任性了?!彼舯?,“我什么都可以给你,足够你下辈子无忧度过的所有条件都能满足,而你只需要听我的话而已,这样不好吗?”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