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季 > 追拿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这是一个多好的天气,繁星如雨、明月如勾,盘踞在她头顶一尺,她忘了冷,心由恐惧转为惊喜,噗通噗通地跳着。

      仿佛自己立脚的地方不是大楼,而是高山,四周万籁俱寂,成了只为她开放的场所,换个角度,世界就不一样了。

      现在,施余欢觉得这里美极了,而她险些错过。

      她的心系在星海,更多的部份,放在谷均逸的身上,他竟然是个懂得赏月的人?她原以为看星星、看月亮这种浪漫的事不是他会做的,更没有古人的闲情逸致对天感叹。

      他该从不是个有浪漫情节的人。

      对她的感叹与赞美,谷均逸没有表现出一点的得意,好像她有多惊喜并不关他的事,好像带她来的人根本不是他,他只是站在那里,等她的激情稍微平复,像看自家家产一样将视线对准了天空中的弯月。

      那是非常完美的上弦月,像眯起的眼、像扬起的嘴,但是看谷均逸的样子,毫无欣赏之意。

      “你不觉得月亮很神奇吗?”他问。

      听过有说月亮美的,用神奇来形容倒是不多见,好在施余欢已经对谷均逸的行为模式有所了解,他要是对月大发感叹赋诗一首,她才觉得是见了鬼呢。

      “神奇?”她只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谷均逸说:“天上的月亮是圆的,可看上去却是弯的,就算现在,心中清楚所见的并非是它的全貌,就算知道月牙之外的黑暗也是它本身,可那部分还是进不了肉眼,所有人都知道月亮是一个圆,又都默认发出黄光的部份才是月亮,这种真相和假相同时并存、又同时被人接受的情况,不是很神奇吗?”

      施余欢心想,也对,人们用许多名词形容月亮,新月、上弦月、峨嵋月、下弦月等等,可实际上月亮只有一个,就是那圆圆的星体,那么平时对月亮的称呼,到底是形容那个星体、还是在形容光呢?

      就算心中清楚月亮就在那里,只是有一部份看不到罢了,可当看不到的部份入不了眼时,经?;岜缓雎?,明知道自己忽略的部份在那,可就是看不到,最终也就当它不存在了;这种矛盾本不成问题,大人会用科学的方法告诉小孩月亮为什么有时是弯的、有时是圆的,可却很少有人看月亮,是在看它存于黑暗的那一部份。

      谷均逸觉得这很神奇,那的确是很神奇,他是众人的焦点,有着繁复的身分,管理着外人羡慕的公司,比她或是大多数人都要忙得多。

      他不懂浪漫、不懂赏月之乐,他只会用那一贯研究的目光去看夜空中的天体,可是,他却注意到了她及大多数人都已遗忘的夜空,他从来都没有丢弃过这片天。

      就像拼着简单的拼图一样,他眼中的世界,有时出人意料地简单,他经常刺痛她,可也有像这样的时候,偶然间帮她找回了一些珍贵的东西。

      “你一定经常都在看月亮吧?”他做的事情在外人看来也许很怪,可都有他自己的目的,既然做了就会贯彻始终,这回也不会是心血来潮。

      “嗯,常常?!彼?。

      她说对了,他经常这样一个人看着月亮,等待着时间过去,等待着月亮慢慢地变换着姿态,天气好的时候,他就会在公司留到很晚,透过办公室的窗看着天空,就像今天。

      突然停电,周围陷入一片漆黑静寂,唯有他一直在注视着的月亮,如薄纱脱落,焕发出了难见的光彩,这一过程他亲身经历。

      那一瞬间,他只有一个想法,要带她来看这月亮,天空不会改变,可今晚的天空再也无法复制,他就那样跑下了楼梯,不觉得累,只是怕电来得太快,要错过了这个时刻。

      他亲口说过,只要她来他公司上班,他再不会干涉她的生活,他就偶尔在公司看到她的身影就很好,他说过,可又是他食了言。

      他给她的卡,她一次也没有用过,他给了她见面的钥匙,她不稀罕,他还是跑去找她了。

      直到现在,她就在他身后,和他仰望着同样的星空,注视着同一弯新月,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件多么冲动的事。

      “你……觉得怪吗?”意识到自己冲动下的食言,也许又会引得她的不满,他不禁有些不安起来。

      “哪里怪?”

      “让你看这个?!彼傅氖悄歉鲈铝?。

      真的,月亮又不是他发明的,有什么好向别人展示的,施余欢不禁笑下,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人总是在寻找和自己相似的事物,这一点也不奇怪?!?br />
      “相似?”

      “明明知道真相,却还是选择相信眼前所见,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样比较轻松,人都会本能地选择轻松的那条路?!?br />
      他不会明白的,因为他和他眼中的月亮太像,将全部的自己摆在人的面前,可所有人又都觉得他藏得太深,只照自己的意思去认识他,而忽视了他最本质的那部份。

      连她都是如此,到如今,她已经对自己的感情有所觉悟,她渐渐地了解,为什么这个张狂任性、霸道冷漠的男人,在她心中的比重只升无减,可是,她不敢去面对那个本质,像其他所有人一样,畏他、远他会比较轻松,发现自己爱上他,跟承认自己爱上他,所付出的勇气是不同的,她还没有那个勇气。

      她怎么好像没有很生气的样子?不只没有生气,如果不是他眼花,她刚才好像还……笑了,对他?谷均逸暗地里使劲地想,他是做了什么有意思的事,还是说了什么有趣的话?没有,都没有,无论怎么看宗钦那伙的人行为,他也还是学不来他们那套,能把女人逗得笑声不断。

      他的出现伴随的肯定是冷场,何况今天他又强硬地大半夜把她拉来了这么冷的楼顶,她为什么要笑呢?

      不是对宁小渔、不是对谷苓飞、不是对任何人,这里只有他,她是在对他笑,看来她心情真的好了很多,从他的住所搬出去是对的,即使面对他,她也能笑出来了,那么是不是说,她也不那么讨厌他了?

      “你……”

      “那个……”

      他们同时停顿,彼此的脸上都还留着月光的痕迹。

      “什么事?”他问。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