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季 > 追拿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她一愣,随笑了一下,“那是指什么,让我当你的情妇吗?这下试验品不行,就又变成了情妇?”

      ‘试验品’三个字,深深地刺到了他心中最愧疚的那个部分,他的胆子就只有这样?就只有会将‘试验品’、‘情妇’这种小家子气的理由强加在她身上、驾驭她?只是变个称谓而已,他的目的从来都是一样。

      如果借口是可以信口就来的,那为什么不直接说出他心中真正所想呢?只有说出来,她才能知道,到底是她自己自作多情,还是……

      “情妇?可以啊,没什么不好的,看来,我对你还有一定的吸引力呢!”她望着他,嘴角带着笑,“在你找到一个女人当老婆前,想让我陪你玩玩吗?”

      “你不要胡说!”她明明心里不是这样想,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她当然不会愿意,那他为什么又要冲动下说出那番话?那种话只会伤害到她,也只会让他被她瞧不起而已,就像她现在所表现的,她瞧不起他。

      而他,受不了她那样的目光。

      “我哪有胡说,不然难道我们对‘情妇’这个词的理解不同吗?不可能吧,你想要我的身体直说不就好了,反正我也乐得轻松,在你这样的人的庇护下,起码生活无忧?!?br />
      他怎么可能是这个意思!可让他怎么说呢?他说,他想娶她,她会相信吗?她只会觉得他很可笑罢了、她只会在心底嘲笑他罢了。也不想想他对她做过些什么,现在才想要博得她的爱,现实吗?

      而她明明不是那样贪图享乐的女人,却硬要把自己说成那样,是对他彻底的失望吗?他捏起她的下巴,她的顺从让他从心底感到空虚。

      “又想发脾气?我知道的,我会听话,只听你的话,如果那样你就能满意的话?!?br />
      “你是在和我赌气?!?br />
      “我只是在做一个你想要的女人?!?br />
      她这张可恶的小脸,到底要让他多自责,她才能不用那些贬低她自己的话来伤害他。

      “做我想要的女人,你能吗?”他反问,手指的力道渐渐加重。

      他想要的女人,一个会对他展开欢颜的施余欢,一个能够比珍视朋友更加珍视他的施余欢,他想要的施余欢是本来的她,有一天也能挺身站在他的面前,好像他是她世上唯一的宝,只要她心里有他,她就是他的女人。

      他的粗指任她细颊摩挲,指尖那细腻的触感让他一阵心痛,“来试试吧,看你是否如自己想象中那样善变?!?br />
      “什么?”还没弄懂他的意思,他的唇便已覆上了她的,“唔……”

      他堵着她的呼吸,将她挤到墙角,一边狂浪地吸吮着她的口,挑弄着她的小舌,双手一边解开了她针织衫的扣子。

      一粒粒珍珠状的小扣子被他解了开来,他将针织衫滑下她的肩膀又不完全脱下,就那样在她背后打了一个结。

      她的两只手还在袖子里,一起被那结裹在背后,不能动弹。

      他品味够了她口中的味道,还给她空气,同时人也转过身去,像是遗忘了她般走向了沙发,从容地坐下,然后深沉地望着还留在墙角的她。

      她嘴角挂着唾液,无奈双手被绑,脑袋又有点昏沉,完全不知他要做什么,就那么傻愣愣地看着。

      “过来?!彼窀龉?,不容反抗的语气中带着某种暗示。

      他说要试试,不知是要试什么,不过不管那是什么,她都不会退缩。

      施余欢一步一步走向他,双臂被绑,让她走得有些踉跄,好像花了很长时间,她才来到了他的身前。

      “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崩兆潘牟弊右埠?,捆住她的手脚也好,这样他就能快乐吗?

      “没什么意义?!彼担骸爸皇窍肴媚愀私庾约阂坏??!彼潘?,让她收回那些贬低自己话,他要让她知道,她做不成他的情妇。

      就算心中这样告诉自己,可是谷均逸知道,那些也只不过是借口而已,最真实的是,他想要她,抓住一个小小的缺口,也要拿来利用,用来紧紧地抱住她,只有在抱她时,他才觉得他们是密不可分的。

      她不会爱他,那他又何必纠结于她是否会更加地恨他?

      “过来?!闭獯嗡斐鍪?。

      她跪下身来,主动将脸放在他的手中,“你是这么乖的女人吗?我教你要听话教了那么久,看来总算有点成效了?!?br />
      他张开双腿,说:“接下来,让我看看在另一方面,你有没有学到更多吧!情妇不就是这么回事?”

      她愣了下,面对她眼前的他,他的西裤拉链直对着她,而那拉链下面正呈现出坚硬的隆起?!澳恪?br />
      “不要多话,你知道该怎么做不是吗?毕竟,我也已经教了你这么久?!彼呐乃募?,随后便双手环胸地坐在那里,连话也不多说一句。

      她脸颊如梅,她知道他的视线一刻都没有放过她。

      她颤巍巍地移动自己的身体,绝不抬头去看他的脸,当她的齿咬到他的西裤拉链时,他的身体颤动了一下,她的心也跟着颤了起来。

      她慢慢地,以齿拉下那金属拉链。

      ……

      这个女人,如此执着又如此地委屈自己,但她成功了,他总算明白了她对他的顺从为的是什么,她要他明白,无论怎样强逼她,也无法令他真的满足,只有当她伸出双手主动迎向他的那刻,他才是真的快乐。

      因为他要的终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她的人、她的心,因为他爱她。

      她只用了一个轻巧的拥抱,就令他否定了自己之前的一切,他自信的做事态度、他坚信对自己有力的原则,种种一切在她的拥抱下,都成了秋后刮过脚边的一片枯叶。

      到底他只能绑住她的人,而无法绑住她的心,真正被绑住的那个人其实是他,他的心永远都记得她双臂的温暖。

      他再也无法用同样强硬的方法得到她,为了有一天他的双臂也能将她的心环抱,也许他要用后半生来偿还自己之前对她的伤害。

      可是他甘之如饴,追随她、?;に?,只求她能一点一点地接受他。

      自从施余欢来到‘In night’后,总是神出鬼没的总裁谷均逸也成了朝九晚五、每天按时上下班的人。

      最近,谷均逸发现自己的办公室似乎成了公共场所,时不时地就会被人强行闯入。

      他正站在落地窗前,边看风景、边喝咖啡,只听办公室的门发出了夸张的一声巨响,他转头,却只看到一个娇小如鹿的女人气冲冲地站在那里。

      他没想到,宁小渔还有胆子来这里。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