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巧 > 百宝袋女神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即使没能得到他女友的名分,她还是因她待她的特别而心生安慰,一再说服自己,这样就好。

      两人的地下关系维持了三个多月后,方颖婕却在这日惊见秦磊的绯闻报道。

      看着一早刚发售的周刊上,他跟一个年轻女模相偕进饭店的照片,她心口狠狠一扯,再推算他被偷拍的日期时间,她想起那日深夜自己还去过他住处跟他热烈缠绵,更是大受击。

      没想到他在同一日,晚餐后跟年轻女模去饭店开了房间,回到住处公寓,竟又向她索取宵夜吃。

      她心口再度紧扯,感觉疼痛又气怒。

      他怎么可以这样待她?!

      她拿着周刊,一时忘了稍晚的重要会议,匆匆离开了经纪公司,驱车直奔他住处公寓。

      “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她迳自掏钥匙开门踏入屋内,一见他便口气极度不悦地斥道。

      这是第一次,她对他的绯闻难以容忍,完全无法面对。

      坐在自家客厅看影片的秦磊见她突然现身,才想问明来意,就看她将周刊甩在他面前茶几上,令他不自觉拢起眉头。

      “是真的吗?你说清楚!”方颖婕一脸怒容,急声逼问。

      秦磊抬眸看她,对她丽容上显露出的愤怒不解,那犹如带着妒火的质问,让他心中有些不舒坦。

      过去她虽也会对他闹绯闻心生不满,倒不曾这般怒声质问他,那不是身为经纪人的她该有的态度。

      “开房间是事实,但没真的上床?!彼又灸谖亩祭恋梅?,只瞄一眼帮面照片及标题,简单解释道。

      “没真的上床?”方颖婕细眉一拧,好笑地反问,因他没诚意的辩解而心口更加扯痛。

      其实,她根本无须质问他周刊报道的真伪,他过去被偷拍的绯闻,没一件是穿凿附会的杜撰,更遑论还有没被报道的诸多事件。

      她只是以为……他跟她在一起,有了她这个固定床伴,放纵的男女关系会收敛些,至少不该在碰了一口战人后又跟她亲近,那令她更觉难堪受辱。

      而她匆匆来质问他,也并非要听他亲口承认或说谎否认,只是想他给她一个交代,甚至向她好好道歉、认错。

      “你不用在床上也能尽情翻云覆雨,不是吗?”她刻意强调。他跟她,就曾在沙发、餐桌、浴室等许多地点欢爱过?!凹热桓览鲂愿械哪昵崤I瞎擦?,为什么那晚还把我找来?你是想证明自己勇猛,或者……想做比较?”她紧咬唇瓣,怒不可遏,愈说愈觉得自己不堪。

      心一痛,她的眼眶忍不住浸上雾气。

      秦砳意外她的说词,抬眼看她,浓眉蹙拢。

      “我说过,没跟她上床,没有做爱?!彼辽俅吻康?。

      那一晚,团员约他去酒吧餐厅吃饭,之后有女模认出他,主动对他投怀送抱,微醺的他于是顺从情欲,将人给带去饭店。

      不料,两人进了房间,当对方积极主动地对他上下其手时,他脑中却顿时浮现出她的影像,前一刻如野兽般的原始欲/望,瞬间便被理智莫名浇熄。

      他意外地惊觉,自己的身体竟开始有所选择了!

      过去对女人几近来者不拒的他,现在除了她,居然无意跟其他女人上床,因此他拉开趴在他半裸身上的陌生女人,藉口先冲澡,捡起被脱下的T恤便往浴室而去。

      用冷水从头到脚冲去对方留在身上的指粉香水味后,他更为清醒,先前被酒精催化得微醺的意识,至此全然回复正常。

      他被理智压下的欲/望并没消退,但他清楚自己的需要——他的身心都只要方颖婕。

      冲澡后,他穿着整齐踏出浴室,却见那女模已裸身躺在床上搔首弄姿,妖娆模样任何男人看了都要兽性大发,然而他却嫌腻地蹙了下眉,不明白过去的自己怎会喜欢搞上这些浮艳的女人?

      “我临时有事,不能奉陪了,房费我先付清,你要留下来休息或找别人来灭火都行?!彼淙欢乱痪浠?,转身就走,纵使听到身后女人在错愕过后跳下床飙粗话,气怒他的羞辱,他也充耳不闻,迳自开门快步离去。

      匆匆离开饭店后,他搭着计程车返回住处,路上打了电话联络方颖婕,要她送宵夜来给他。

      当他一见她上门,他就情不自禁上前搂抱她,顾不得她手提的宵夜掉在地上,他一把抱起她,来不及走去卧房,便在客厅沙发跟她急切地拥吻厮磨,热烈地爱她一回又一回……

      “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想起那一夜他对她的急切需索,方颖婕现下只觉得心痛又羞怒。

      她以为,他对她愈来愈激烈的性爱不单只是肉体的发泄满足;她以为,他对她该有其他想法,她的价值不同于以往那些可随意跟他上床的女人。

      只是……似乎是她妄想了。

      “你希望我把你当成什么?”他沉声问道,略低下头,一双深眸盯着交握的双手,内心有些迷或与紧张。

      她对他,究竟有无男女感情?

      此刻她对他的绯闻感到气怒,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俨然像是处在他女友的角色里,如果她开口要求正名,要他当她是女友、公开承认两人的交往关系,他会高兴感动或者挣扎困扰?

      到目前为止,他依旧认为自己不配拥有她,对于感情,他没自信,更没把握,可即使想制止自己对她的情感,却只在不知不觉中让心更深陷,对她产生了牵绊。

      对于这份无法坦承的感情,他心中矛盾纠葛,甚至想逃避自己真正的心意,只和她维系肉体交流,无负担且自在地相处。

      如果……她已无意维持现状,或想有所改变,他希望是由她口中说出来,因此把问题反丢给她。

      方颖婕只是痛苦地望着他,原本对他的桃色绯闻满腔怒火,现下她却不知如何继续指责发火了。

      除非她想跟他彻底摊牌,结束两人的床伴关系。

      她应该这么做的,该为自己争取一份尊重,可她早中了他的毒,无法果决斩断跟他的肉体关亲密。

      唯有两人结合、在彼此身上得到满足的那一刻,她才能幻想他的心湖也许如她欢爱时的灼灼眼瞳一般,只会映出唯一的她的容颜。

      即便觉得爱上他的自己不仅卑微还犯贱,她也已无法回头。过去她因前男友一次劈腿就不能容忍而果断分手,可现在面对他,她竟连继续指责的力气都没有。

      她唇瓣轻启,犹疑着该不该对他坦白内心情感,若他知道自己苦苦压抑着对他的浓厚深情,会冷哼不屑或有一丝心疼,想要怜惜她?

      在内心深处,她实在不敢妄想他可能有正面回应,就在这时,她手机响起,铃声划破两人间寂静且紧张的气氛。

      看见来电是公司助理打来的,她只能眨去眼角泪雾,镇定紊乱心绪,语气自若地接听。

      “方姊,你人在哪里?我已准备好你开会要用的资料了?!?br />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