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巧 > 百宝袋女神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即使曾心痛掉泪,就算仅是见不得光的地下情,只能是他的床伴,她还是戒不掉他,收不回对他付出的深情。

      早在第一次和他面对面、四目相会的刹那,她便有预感,自己将来极可能会爱上他,而爱上他的后果,只会令她难过、心痛,因为她的爱不会有回应冞更得不到善终。

      明知不能爱他,她却还是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也早已抽不离身,那就只能任自经继续坠落。

      结束第一阶段的唱片密集宣传,秦磊独自前往山中别墅闭关,为新接下的电影配乐苦思创作。

      算算时间,他已闭关将近两个礼拜,却没打过半通电话要求她送食,以往他待在那里平均一个礼拜便会通知她过去一趟的。

      若他人在公寓住处,她倒不需担心,他只要打通电话就能轻易叫够厅外送,或走路出门几步,也能找到热腾腾的食物吃。

      如今想到他一个人待在山中别墅,就算事前有备妥存粮,她还是不免挂念,怕他每天都吃相同的东西会食不知味,或者他根本忘了备足粮食?

      她愈想愈不放心,这日下班回家后,终于打了电话给他,决定主动关心他状况,询问是否有送食的需要。

      没想到,他的手机竟是关机状态,这令她无端心惊了下,不由得往坏的方面想去。

      他那里没有室内电话,她于是改拨电话询问X乐团团员,看看自他去别墅后是否跟其他人联络过,或有没有人近日跟他通过电话,结果依然一无所获。

      她更觉不安,没多犹豫,拿起外套、包包便匆匆开车出门。

      路上,她先绕去夜市买了些熟食小吃,又急忙驱车往阳明山赶去。

      现在的她,已不想再追究他曾经的过错,也打算跟他恢复关系,让两人自在亲密地相处。

      由竟跟他冷战这段期间,她其实也很不好受。

      方颖婕到达秦磊的别墅已将近十点,她试着再度拨他手机,仍是关机状态。

      她拿着两大袋食物下了车,只见前院一片漆黑,庭园灯没开,连缕空铁门两边门柱上的灯都未亮,再往里面瞧,一层楼的木屋别墅内仅从窗子透出微弱灯光。

      见状,她不禁急掏钥匙开启前院铁门,踩着石子小径摸黑走上木阶梯,站在走廊门外,才要再开启这扇门,但想了想,还先抬手,轻敲两下门板。

      没等到有人应门,却突地听到里头传来一阵巨响,她心一跳,惊吓不已,连忙要拿钥匙开门,可一时手颤了下,钥匙掉落,她弯下身想捡拾,摸黑竟找不着。

      眼前不是真的伸手不见五指,屋里从窗户透出微光,而庭院外的马路上也有路灯照明,但不知是太过心急或钥匙掉进木板缝隙里,她就是找不着两把串在一起的钥匙踪影。

      她连忙又直起身子,再用力敲着门板,接着试皓扭开门把。

      意外地门竟没锁,她急忙拉开门,匆匆踏进屋里。

      当她伸手探向墙面,开启玄关及客厅灯源时,猛地又听到一声巨响。

      下一瞬,灯光映出一室明亮,她倏地心中一骇。

      只见眼前一片凌乱不堪,比起她初次来这里时的情景更为惨烈,除了成堆的纸张、纸团外,地上还散落大大小小的家具用品残骸,而她更被面前的男人所惊吓。

      上身赤裸的秦磊,下身只套了条件仔裤,赤着双脚,及肩黑发没有束绑,散乱地半遮粗犷脸庞。他脸上布满胡碴,眼窝黯沉,眼中满布血丝,双手正高举已断弦且面板出现裂痕的电吉他,显然准备再度将它砸到地上。

      他宛如一头野兽,突然窜出的光线教抓狂的他一时怔住,一双走红的眼瞅着闯入他地盘的女人。

      “你……你在做什么?为什么变成这样?”在惊吓过后,方颖婕忙将手中食物暂搁地上,勇敢的跨步上前,对他过度失控的模样感到非常担忧?!澳闶遣皇敲怀远?,也没睡好?”

      她细眉一拧,近距离看见他憔悴消瘦的模样,心口抽疼。

      “吉他放下,它已经被你摔坏了。先去洗把脸,我帮你带很多吃的,好好吃一顿后,休息睡个觉,明天再想创作的事?!彼鹑缒盖装愣运卵匀暗?,息抬起右手臂,试图拉下他一直握着电吉他而高举的双手。

      秦磊浓眉一拢,对她不请自来且撞见他的狼狈不堪感到窘迫与恼怒,开口斥喝,“你来做什么?!”

      他突地怒吼,令方颖婕吓了一跳,原本快要碰到他手臂的手不禁缩了回来。

      “你一直没跟我联络,我有点不放心,才买些食物过来看看?!奔词贡凰呐按丝掏欠夏Q?,她仍仰起脸,一双美眸无惧地迎视他如兽般的利眸。

      “跟你联络干什么?我需要纾解的不是食欲,是性欲!你能满足我吗?”他言语赤裸犀利的道,这才垂放下一双高举的手臂,却仍将电吉他捉握着。

      其实他之所以烦躁暴戾,不仅因创作遇瓶颈,更因她这阵子对他的冷淡,除了工作上的交集,在私生活上她不再主动地细心照料他,更无意和他恢复亲密。

      他想要她,却又碰不得,更无法找别的女人取代,只好把自己关在这里,除了闭关创作的理由,更为了和她真正保持距离。

      以为见不到她,就可以暂时不去烦恼两人的僵持状况,不料接连几日,他连一点创作灵感都没有,每天硬挤出的东西最后全被撕毁,毫无可用之处。

      他因此更加烦躁,也气恼她的影像一再在他脑中盘绕,挥之不去。

      他露骨的话令她心头如受针扎?!拔也皇悄惴⑿沟墓ぞ摺彼砹还?,难过得说不下去。

      她主动来找他,便是想跟他和好,可他的话令她难堪,她做不到在这种情况下让他对自己予取予求。

      “对,你不是,所以给我滚!暂时别出现在我面前!”他硬着心肠,怒声赶她走。

      秦磊不想让她继续面对此刻情绪不稳的自己,更怕他会克制不住压抑的欲/望而强要了她,他害怕自己不慎伤了她。

      她仰脸看他,神情受伤,心口扯痛。

      “你有必要这样对我吗?”她紧拧柳眉,问得哀戚。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