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巧 > 出走的回笼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她揪着裙摆,站起身,开门离开卧房,匆匆步下楼,她看到一楼大门外,男方车队已经到了,鞭炮声此起彼落,父母开心地走到前院相迎。

      凌筱书忙仓皇转往饭厅,穿越厨房,赤着脚踏进后院,穿越绿意盎然、花木扶疏的庭院。

      在宾客皆进屋后,她趁机绕到前院,匆忙奔出大门,朝笔直的巷道狂奔而去。

      她后悔轻易对自己的人生妥协,此刻的逃离也许任性、不负责任,但她无法思考,只想先逃开眼前的紊乱情思,逃离即将与车圣以改变关系的事实,逃离得知父亲有私生子的不堪。

      她双足赤裸,踩在热烫的柏油路上,双手紧抓着过长的裙摆,在无人车的宽敞巷道内狂奔。

      无风的湛蓝晴空,日头高照,她喘着大气不停奔跑,美丽的容颜被蒸出点点薄汗。

      白色丝缎裙摆因奔跑而扬起,宛如白蝶的羽翼翩然起舞,愈飞愈高,似乎下一刻便会飞往白云蓝空。

      她频频回头,担心身后有人已迫赶出来,却没注意到自个儿已经奔出巷口的联外道路,一回头,冷不防被近在咫尺的车身惊骇住。

      来不及尖叫,她宛如一只蝶,刹那向上飞腾,来不及接近蓝空,下一瞬,她眼前一白,瞬间坠落。

      身后的长羽翼翩然飘落,无声地、缓缓地覆盖住倒卧在黑色柏油路面,她娇柔的身躯……

      当凌筱书再次张开眼,已经是好久好久以后的事了。

      她感觉眼皮异常沉重,看到的世界跟梦里一样,一片白雾。

      耳边响起一阵细碎的叫唤声,帮助她蒙胧的视线,逐渐找到焦距,她看到一张本应该熟悉,此时却觉得有些陌生的面容。

      “筱书!筱书!醒了吗?”男人一双黑眸满是惊喜,与他脸上的憔悴,凹陷的眼窝,下巴未刮的胡碴,产生一种奇特的突兀感。

      “……圣以哥?!彼徉楦缮拇?办,气若游丝,不明白他眼里的焦虑为何而生。

      “筱书,醒来就好,我打电话跟你爸妈说一声,他们早上才来看过你?!背凳ヒ蕴统鍪只?,匆忙告知后,连忙又请护士通知主治医生。

      订婚当日,该在凌家等候的她,却突然不见踪影,众人焦急地寻找,才惊见发生意外的她,看着身穿白纱,苍白着脸容,赤裸着双足,被送上救护车的她,他惊骇不已,慌忙坐上救护车,陪同她到医院。

      虽然伤势并不严重,但她却昏迷了好几天,一直守在病床前的他,对她那日连鞋都没穿就跑出去的行为难以理解,他有满腹疑问想探问,但一见到她醒来,那些困惑都暂搁一旁。

      “头会痛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坐在病床边的车圣以,心急地询问她的身体状况,他的大掌探向她苍白的小脸,轻轻拨开她额际的发丝,神情充满怜惜。

      他温柔的举动、焦虑爱怜的眸光,令凌筱书感到困惑,空茫的脑袋,一时无法思考。

      “你昏迷了整整四天,再不醒来,医生就要考虑替你动脑部手术了?!?br />
      车祸意外,她除了身体擦伤外,还有轻微的颅内出血,原本只需借由药物控制,但她却陷入昏迷,令大家担忧不已。

      凌筱书轻眨长睫,脑中模糊忆起车祸的片段画面,以及穿着白纱奔逃的她,蓦地。她神情一诧,身体颤抖了下。

      “别怕,没事了?!奔硖迩岵?,车圣以轻握着她的肩头,柔声安抚。

      不过他的触碰却让她的身体再度一颤,他的温柔,令记忆错乱的她,感到莫名惶恐。

      她……为什么会害怕得选择逃婚?为什么会跟他订婚?她跟他并不熟……

      她的思绪霎时一片混乱,头也开始痛了起来。

      此时主治医生正好来到病房,马上替她做些简单的检查,询问她一些问题,却发现她的回答有些凌乱不全,立刻替她安排做更进一步的详细检查。

      稍后,待凌父凌母赶到医院时,医生们便告诉他们检查结果一一

      “选择性失忆?”车圣以对这个名词非常纳闷。

      “也就是所谓‘心因性失忆症’的其中一种,对某段时期发生的事情,选择性地记得与遗忘,她并非脑伤所造成的失忆症,应是自主性的心理状态,潜意识里想逃避某些事,所以选择局部遗忘?!蹦钥埔缴嵬窨埔缴嵴锖?,做出了解释说明。

      对于这样的结果,车圣以难以接受,他没想到她竟会选择遗忘关于他的记忆。

      她记得他的名字,记得他的身份,却只认为他们是没什么往来的普通邻居,她也忘了关于车志钧的一些记忆,忘记曾经深深迷恋过他。

      她记不得为何在订婚当日从家里逃出来,她认为他用什么强硬手段逼婚,因此对他产生一丝排斥、畏惧。

      她疏离的眸光令他难受,她与他保持距离的模样令他心痛。

      以前的她,将他当成亲兄长般撒娇,现在的她,却将他视为有些陌生的男人,心生戒备。

      得知即将和她订婚,他兴奋得数夜未眠,没料到订婚当日,她会发生意外而昏迷,这几天他担忧得难以成眠,好不容易她醒来了,他才能把悬着的心放下,怎知她竟忘了他们曾有的记忆。

      他的心情五味杂陈,庆幸她的安然无恙,却也因为这难以接受的事实而心痛。

      “圣以,我可以跟你谈谈吗?”袁碧云听完检查结果后,开口叫唤有些失神的他。

      “取消订婚?”坐在医院的咖啡厅里,车圣以对袁碧云的话感到意外。

      她神色歉然地望着坐在对面的他,欲言又止。

      “伯母,筱书现在的状况需要好好休养,订婚的事等她完全康复了再说,我可以等?!彼硎咎逍舻?,心想她所谓的取消订婚,应该只是延期。

      “虽然对你很抱歉,但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筱书她……并不同意这桩婚事,是我求她答应的?!痹淘粕裆陌档莱鍪登?。

      车圣以愣了下。他知道筱书对他尚无男女之情,但他以为她愿意给他机会,才会答应和他订婚。

      “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我从没当你是外人,这件事,筱书似乎也选择遗忘,不过忘了也好,你也别再向她提起。筱书她爸,让外面的女人怀孕了……”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