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巧 > 出走的回笼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车圣以闻言,怔愕不已。

      “你应该知道,她爸一直想要个儿子,无奈命运作弄,那孩子无法顺利出生……”

      回想十多年前那个无缘出世的儿子,袁碧云仍感到万分心痛。

      “发生那件事之后,我跟她爸的感情逐渐疏离,她爸在外面逢场作戏,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计较,因为我知道他有分寸,他还是看重这个家,尊重我这个妻子,就算因为没有儿子而感到遗憾,却也从没想过让外面的女人替他生。

      “这次是个意外,他向我保证,无论孩子是男是女,决不会跟筱书争家产??墒?,他愈保证我愈不安,万一是儿子,难保他不会连那个女人一起迎进门,取代我跟筱书……”说到伤心处,哀碧云不禁眼眶泛泪。

      如果年轻时的她,一定会竭尽所能地扞卫自己及女儿的权利,但这些年的岁月,磨去她的棱角,对许多事选择消极妥协。

      车圣以第一次见到凌母软弱的一面,他内心难过,更为凌家的家庭问题担忧。

      曾经,筱书因得知即将当姐姐,兴奋开怀不已,事隔十二年,当她再度听到要成为姐姐的消息,却是父亲外遇所生的孩子,可想而知,她内心的打击及震撼有多么强烈。

      过去她无论是苦、是乐,总会向他倾诉,但这一个月来,她不再手动找他聊天,他因为要筹办订婚之事,太过于开心、忙碌,忽略了她的转变。

      “我了解凌伯父,他不是个会抛家弃子的男人?!背凳ヒ缘统恋?。即使凌华耀行为不当,身为晚辈的他也没有资格指责。

      “了解不能保证什么,就算想相信他的保证,我还是无法不惶恐,所以得知你有意跟筱书在一起,我和她爸都非常中意你,才会急着要你们定下来。

      “对我们三人而言,你都是颗强力的定心丸,筱书她爸可以放心把事业交给你管理,筱书可以得到终生的依赖与保障,我也不用再顾忌那个私生子,因为无论男女,将来都无权争夺她爸交给你们的家业。

      “因为这些顾虑与隐忧,即使筱书强烈地拒婚,我还是苦苦地逼她妥协,才会发生这起意外……”袁碧云对此感到内疚不已,幸好女儿已平安醒来。

      “筱书强烈拒婚?”听到这个,比起前面的事件,更令车圣以惊诧。

      虽然订婚当日,筱书逃家的行为令他费解,他却不愿想成她是想逃婚,可现在从袁碧云口中得知真相,令他心口一扯,万分难受。

      “筱书再三强调只当你是哥哥,无法跟哥哥结婚当伴侣,如果我知道她内心如此抗拒,甚至不惜逃婚,发生车祸,说什么我也不会逼她接受。

      “她昏迷的这几天,我跟她爸都非常懊悔,我顾虑自己的处境,她爸在意事业的发展,我们都完全没有顾虑到筱书的心情。

      “因为这起意外,我们才深深体悟到,如果失去筱书,我再争什么都没有意义,她爸事业做得再大也没有意义,外面女人生的孩子,更不可能取代筱书一分一毫。

      “我跟她爸商量过了,决定取消你们的婚事,从今以后,我们不会再逼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筱书过得幸??炖?,才是最重要的?!痹淘朴镏匦某?,娓娓道出一切。

      车圣以愈听心愈沉。没想到筱书会发生意外,主因是他。

      现在她虽然清醒了,却忘了许多事,也不愿接受两人的关系从亲昵的兄妹,转变为尴尬的未婚夫妻,她宁愿将一切平淡化,认为两人只是没交集的邻居。

      她的逃避、选择,让他细想后,更为心痛难受。

      “圣以,筱书她爸仍很看重你的实力,会继续栽培你在建筑业发展,将来如果你愿意,他想让你当他的左右手,甚至可能委托你经营公司,只是……你跟筱书的婚事,希望你别太执着,我们不会再左右她的感情婚姻,你也不要逼她一定要恢复记忆,好吗?”袁碧云最后沉重地请托。

      车圣以的黑眸沉静无波,静默两秒,才淡道:“不好?!?br />
      “圣以?”袁碧云不禁心生焦虑,担心女儿再次受到伤害。

      “我可以暂时不执着于婚事,但不代表我选择放弃。筱书想逃避,遗忘关于我的记忆,这个我决不接受,我会帮她恢复记忆,不只是我的,还有我哥的?!彼陧锷磷盼薇燃岫ǖ木鲂?。

      “医生说过,最好别刺激筱书,她想恢复记忆,有一天会自己解禁。我不希望你对她造成二次压力和伤害?!彼ケ淘粕袂橐涣?,是恳求,也是警告,为了?;づ?。

      “伯母,如果你相信我对筱书的感情,就知道我比任何人更不允许她受到伤害,我不会强迫她回忆,我相信她的心灵没这么脆弱,她只是脑袋一时无法消化太多麻烦事,才短暂封闭起来?!背凳ヒ员〈轿⑽⒁还?,心情不再那么阴郁窒闷。

      只要她平安无事,两人接下来多得是时间相处,而且他对她向来耐性十足,还是比她父母还要了解她的人,他相信,她总有一天会记得一切的。

      凌筱书半躺在病床上,膝上放着一本母亲买来的流行杂志,意兴阑珊地翻阅着。

      医生告诉她,她得了心因性失忆症,她似乎失去很多记忆,母亲却要她别去回忆,只要安心养好身体,等出院后,一家人重新快快乐乐地生活。

      她不知道遗失的记忆重不重要,是好是坏,却无法完全不在意。

      尤其对车圣以,她开始产生许多矛盾的感觉。

      醒来初见他时,她因混乱的记忆、逃婚的画面、车祸的惊惧,对他心生一抹不明的畏惧。

      然而他离开病房后,她却一直想着他憔悴的面容、深黝的眸光、担忧关爱的神情,以及温柔抚触她脸庞的举动。

      她不应该害怕他,因为当他的手碰触到她脸颊的那一瞬间,她并没有一丝排拒,反而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