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巧 > 出走的回笼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她紧跟着医护人员将他推往病房,看着病床上昏迷的他,她的眼泪不禁滑落脸庞。

      这一刻,她才清楚明白他对她的重要性,比亲人兄长更深、更苌。

      幸好,他只是轻微脑震荡,医生说等他清醒后,再住院观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坐在病床边,她想起自己车祸昏迷时,他守着她的情景。

      他不过短暂昏迷,已让她心惊胆战不已,那时面对昏迷数天的她,他又是如何煎熬?

      她伸手拨开他落在额际的发,看到他左边眉角上方有道淡淡的疤,瞬间,她的脑中闪过一幕清晰的影像,忆起一段过往一一

      那是她十四岁的夏末,台风夜前夕,暴雨来袭。

      担心树屋会被即将来临的强台所吹毁,她穿着雨衣,冒雨跑到车家庭院查看,没想到车圣以比她早一步,早已带着木板、工具,在树屋四围做补强工作。

      他没穿雨衣,赤着双脚,大雨将他淋得全身湿透,脸上早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卖力地敲敲钉钉,只希望能守住这间她珍惜的树尾。

      “圣以哥哥,我的雨衣给你穿好不好?”地仰着脸,看着在树间忙来忙去的他,她想爬上去帮忙,但她知道自己只会碍事,只好乖乖站在树下。

      “雨这么大,你快点回家去,我会把你的秘密小屋?;ず?,台风吹不走的?!彼哉驹谑飨碌乃暗?,不希望她继续待在这里吹风淋雨。

      “我要陪你?!奔词拱锊簧厦?,她也不能放他一个人在雨中卖命,而自己却窝在温暖的客厅里。

      雨愈下愈大,也开始起风了,庭院的树叶沙沙作响,阴沉的天色更加灰暗。

      “圣以哥哥,你别再钉了,我们快点回屋子里,树屋如果真的被台风吹毁,你再重盖一间给我就好了?!痹谑飨抡玖丝炝礁鲂∈钡牧梵闶?,开口阻止他看似无止境的工作,不知她来之前,他已在树上待多久了。

      看见他在滂沱大雨中,站在高高的树上,尽心尽力地只想守护好她的秘密小屋,她觉得既心疼又担忧,此刻她不在意树屋,只想快点和他躲进安稳的大房子里。

      “差不多了,我再钉最后一块木板就行了?!被艘簧衔绲氖奔?,补强工作非常缜密无遗,可以安稳迎接强台了。

      怎知当他一脚踏向右侧枝干,略弯身,将夹在左臂的木板贴上树屋右下方,右手高举铁锤准备敲下铁钉时,忽地,脚一滑,身体往后一仰,整个人便从树上摔了下来。

      “啊一一”

      凌筱书立刻放声尖叫,因为他直接跌落在她眼前,随后落下的铁锤,就这么打中他的头。

      “圣以哥哥!圣以哥哥!”她霎时脸色惨白,蹲下来,大声叫唤倒躺在泥泞草地上的他。

      “??!”她的心狠狠一震。 “圣以哥哥!不要死!呜一一哇一一”她突地歇斯底里,情绪失控地大哭大叫。

      “……我没事?!背凳ヒ源硬莸厣匣夯鹤鹕?,坠地的那一瞬间,他有些晕眩,很想闭上眼睛,却被她的惊叫声吓得清醒。

      他伸手摸摸疼痛的左边眉角,感觉手心一股湿黏,一看,才发现都是血。

      “救命!快来人救圣以哥哥??!”她忙站起身,想喊人来救受伤的他,却因为惊吓过度而腿软,瘫坐在草地上。 “呜一一怎么办?”她吓傻了,只能哽咽哭泣。

      “筱书,只是一点外伤,没事的,不要怕?!彼粽攀Э氐哪Q?,也吓到车圣以,他急忙站起身,伸手将瘫坐在地上的她拉起。

      两人湿淋淋、互相搀扶地走进车家,一个流血,一个哭到不行,吓死屋里的大人了。

      也许因为跌落在泥泞草地上,车圣以才没有脑震荡或骨折,只有左眉角上方被铁锤尖端划破的外伤,缝了四针,整体来说不算太严重,但凌筱书却是从头哭到尾,跟着车家人去医院回来,眼泪仍掉个不停。

      “筱书,别哭了,医生说没事,伤口很快就会好了?!弊诳吞?,车圣以不停地安慰她。

      “我……我……对不起……我很没用,只会哭,什么都做不好……”她哽咽着,对于自己的无用,感到更加难过。 “对不起……是我……害你受伤……”如果他不是为了抢救她的树屋,也不会受伤。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不小心,没事了?!彼呐乃薏募?,轻声哄着。

      这是他第二次见她情绪失控,第一次是他严厉指责她跳树的不当,而这一次她哭得更加凄厉,更难以安抚。

      她不断洒落的泪,比窗外的骤雨更甚,令他心疼不舍,却也因她为他过度担忧害怕,而感到安慰。

      她虽口口声声说喜欢哥哥,其实心里对他有更多的在乎和重视。

      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明白他对她的感情,她也会知道自己对他是何种心情。

      车圣以一张开眼,便看见一张担忧的丽容。

      “圣以哥,你醒了,太好了!”见他醒来,凌筱书马上一扫脸上的阴霾。

      他缓缓坐起身,看向她,以及她身后刚进门的车志钧。

      “醒了吗?爸妈也在来医院的路上了,现在应该没事了吧?”赶来医院,才刚踏进病房的车志钧,看见弟弟已经醒来,略松了口气。

      “没事?!背凳ヒ钥聪蚋绺?,轻应一声。

      “圣以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昏吗?要不要叫医生来看一下?”凌筱书仍不放心地询问。

      车圣以将视线看向坐在病床边的她,黑眸一眯,口气冷淡?!澳闶撬??”

      “???”凌筱书瞠眸一愣。

      “你是撞掉记忆了吗?她是筱书??!你青梅竹马的邻居?!币晕艿芄室庾昂?,车志钧笑笑提醒。

      “喔,是吗?”车圣以淡应一声,便不再看地。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