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约顺风车难找购保险入口 消费者买意外险需看清赔付范围 2018-03-29
  •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执政能力,是不是比朴槿惠强多了? 2018-03-29
  • 吃鸡蛋有讲究 你知道吗? 2018-03-29
  • 炎炎夏日 自制美味营养果酱3大提示 2018-03-29
  • 警察突袭赌博窝点 赌徒情急之下现场“水煮人民币”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免费教你学六爻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眼睛、目详细讲解 2018-03-29
  • 周易算命网-解灾驱魔避邪大全 2018-03-29
  • 女厅官要在北京买别墅,找开发商要了800万 2018-03-29
  • 中国传统婚嫁六大禁忌 zhyw.net 择吉日 2018-03-29
  • 荔枝说:歪国“春运”众生相 2018-03-29
  • 牵头组织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方案印发 2018-03-29
  • 汪洋:各专委会要进一步完善协商议政格局 2018-03-29
  • 急难型临时救助可先救助后审批 2018-03-29
  • 周公解梦 梦见游泳详细讲解 2018-03-29
  • 腾讯分分彩 > 七巧 > 出走的回笼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怎么样?圣以哥,记得这里吗?”她迫不及待地询问望着海景默默不语的他。

      “不记得?!?br />
      他淡应一声,她的心仿佛被海浪用力拍打、希望之火马上被浇熄。

      “怎么会不记得?你再仔细想想,那时志钧哥去游泳、浮潜,你虽然也想玩,但为了替我堆沙堡,你在沙滩上忙了一整个下午?!彼邢傅莱鏊ψ龉氖?。

      “所以呢?你有很感动吗?”他将双手插在裤袋里,一双黑眸凝望着远方无垠的海平面,思绪有些飘渺。

      “当然有??!你在建筑方面的能力,连我爸都很赞赏?!彼厦Ω韫λ痰乱环?。

      “你的感动应该很短暂吧?沙堡轻易被涨潮后的浪花冲毁,你的记忆只剩遗留在岸上的一枚贝壳?!彼锎凰堪捣?、抱怨,神色幽幽。

      “我……”听出他意有所指,她有些愧赧?!拔业笔比肥当冉显谝庵揪缢臀业谋纯??!?br />
      那时,充满幻想的她,将车志钧随意捡给她的贝壳,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但到现在她才体悟到,车圣以留给她的,不是轻易被冲毁的虚幻沙堡,而是坚不可摧的真心真情。

      “???圣以哥,你想起来了?”她这才后知后觉惊觉到,他提到贝壳的事,就证明他忆起一些童年片段。

      “没有?!背凳ヒ匀绰聿贩袢?,语气跟海风一样悠然。

      “呃,那你怎么知道贝壳的事?”她心急地追问。

      “猜的?!背凳ヒ栽频缜岬鼗赜?。

      凌筱书双眉微蹙,总觉得他这几日的情绪很难捉摸。

      受伤醒来时,他对她极为冷淡,宛如陌生人,之后她去找他,他的态度和眼神明显温和许多,但现在他又一副淡漠神情,让她难以理解。

      “你一定已经模糊想起一些画面,只要再给你一些明确的提示,一定就可以拼凑出完整的记忆来?!绷梵闶槿衔徊钜徊?,就可让他回忆起当时在海边的记忆。

      她忙拉起他的手,走向一旁正蹲坐在沙滩上玩沙的小朋友身边。

      “嗨,小朋友,要不要堆沙堡?这个大哥哥可以教你们喔!”凌筱书希望车圣以能借着再次亲手堆沙堡回忆起些什么。

      小孩子们先是惊愕地相视,接着其中一个男孩有些怀疑地开口?!按蟾绺缯娴幕岣巧潮??”他想帮妹妹盖沙堡,却只堆出一堆坟冢。

      “当然,大哥哥很厉害的!”凌筱书对孩子们笑道,转而看向车圣以。

      车圣以原想拒绝,他一个大男人为何要陪不认识的小孩玩沙,但她兴致盎然的笑颜,又开口称赞他厉害,他竟感到脸庞有些发热,心软妥协了。

      两个大人就这样跟几个小孩一起坐在沙滩上堆沙堡,她很快便和小孩们玩成一片,完全没有干金女的娇矜,更看不出受过新娘教育的温雅。

      她童心未泯的自然神情,却让他看得怔忡。

      她一双柔白的手和着沙,粉嫩的脸蛋沾上沙粒,海风将她束起的发丝吹散几绺,拂过脸庞,拂过额际。

      “大姐姐,你脸上有沙子?!毙∨鹑拱?,帮坐在沙上的她擦拭。

      “谢谢?!彼∨永靡恍?,压根忘了堆沙堡的初衷,玩得非???。

      突然,一只手探向她,将她不断飞扬的发丝勾到耳后。

      “谢……”她抬眸,自然地想要道谢,却倏地怔愣住,她望进他的黑眸,感觉他的视线比艳阳还炙热,他的眼神,竟让她双颊莫名热烫,心脏快速怦跳。

      他只凝望她两秒,便低下头,指导孩子们进行沙堡工程。

      艳阳高照,海风轻柔,海浪有力的拍打声,小孩童言童语地嬉闹,她和他认真地堆沙堡。

      她一直感觉到有道灼热的视线,有意无意地瞅着她,那股热流更甚于阳光的热力,她的额角不禁渗出细细薄汗,一颗心更是炙热难平。

      隔天周日,凌筱书下午打电话给车圣以,要他来她家做客。

      昨天花了一天的时间泡在海边,他虽再度盖出令人喷喷称奇的美丽沙堡,但显然他仍未恢复记忆,她不死心,要继续为他做影像情境仿真,一定要让他重新开启记忆之门。

      “今天要请我喝下午茶?”车圣以穿着长袖丁恤、牛仔裤,轻松赴约。

      昨天跟她独处一整天,他心情很好,如果她积极的行为,不是急于要他恢复记忆,而是单纯和他约会,他会更开心。

      “圣以哥,这是我上午做的?;ū??!苯⒆霸诤头绱膳汤锏牡阈?,放置到客厅的茶几上?!澳阆茸?,我去帮你泡抹茶?!?br />
      她这般贤淑的姿态,让他感觉生疏,虽然他曾见过她的温雅模样,但他非常清楚,依照她的个性,其实根本无法乖乖当个温顺的大和抚子。

      “你记得吗?我第一次一个人在日本过生日时,你从美国飞来看我,送我亲手做的礼物,也初次品尝到我的手艺?!彼底?,她将泡好的抹茶递给他。

      车圣以接过手,一双黑眸紧瞅着她,似在打量什么。

      凌筱书因为他的注视,心冷不防漏跳了一拍。虽然他现在的神情看起来很冷静,但她却感受到莫名的热度。

      经过昨天,她似乎能感觉到他黑眸投射出的深情款款,却又怕是自己想太多,看错了。

      “圣以哥,你尝尝,味道可以帮助记忆,比照片影像更有力?!彼δ闷?一块?;ū?,试图忽略和他独处的不自在,催促他赶快尝一口她花了一上午所做的甜点。

      车圣以咬了一口?;ū?,再啜饮一口热茶,脸上并没出现惊喜或惊讶的表情。

      “喏,怎么样?有没有想起什一么?”她眨眨眼,紧张追问。

      “饼太甜,茶太苦?!彼鲜祷卮?。

      “然后呢?”她眼巴巴盯着他的脸,想捕捉一丝表情变化。

      “没有然后?!彼淙蛔焐舷悠?,但他却继续吃着手中的饼干,配着茶,一口一口,细细咀嚼。

      他确实对甜食生腻,尤其这种超甜的日式和子,但因为是她亲手做的,他会一口不剩地全部吃完。

      “没有想到什么吗?”凌筱书微蹙起眉,不免有些失落,她以为熟悉的味道会让他更容易回忆。

      “没有?!彼允欠袢?。


    腾讯分分彩
    上一页 回目录 腾讯分分彩 下一页